白狗身上肿

上帝的创造多么奇妙,每一片雪花都是6个角,却各有不同的形状。每次看到我都觉得真是神迹!

江山一笼统,

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

白狗身上肿。

每次下雪我都想起这首打油诗

今天的雪飘了整整一天一夜,印象中北京是没下过这么深这么厚的雪的。脚踩下去雪会咯吱咯吱的作响,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如果不是一步一滑,我真想飞奔起来。

我很想拍出很美的光和影,可惜技术有限不说我还一直冻得手抖。晚上的照片基本上没法看。

雪有多大,我没拍出来,总之是我见过最壮观的。整个北京城都好像洗过一场泡泡浴,可爱极了……

泡泡浴泡泡浴,多么可爱的泡泡浴!

据说今晚会雪停,可是明天一早会大风降温。可爱的雪届时会变成噩梦……

4 thoughts on “白狗身上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