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远兮

有的时候我在想,一些选择我做过了,我还能回去么?

既然回不去了,为什么每当想起的时候还是很想潸然泪下呢?

回首前路,前路茫茫……

展望未来,未来茫茫……

我还能做什么?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求索了半天得到了什么结果?

这一切是多么的不值得啊……

如此物价,怎能消费?

昨日凌晨9时许,俺爹把俺从床上挖起来:“走,置办年货去!”

事实上是这样的,俺爹是伟大的灵魂工程师一枚,工资不多福利却还不错,去年十一系里大手笔发了一张家乐福的购物卡,面值两千。我一早筹划着怎么把这张小卡消费掉!脑袋里幻想着2000块的毛爷爷能换来多少食粮填满我的肚腑啊……想到就觉得满足,so,这张小小的购物卡里装满了我大大的梦想。

废话不多说,下楼,正好赶上家乐福的免费班车,招手即停,片腿就上。

20分钟,国展家乐福店矗立眼前。

家乐福里摩肩接踵,人头攒动。

到处都漂浮着北京人民采办年货的热情……

我挤在人堆儿里,对应接不暇的物价频频咋舌:

36块钱一盒的牛尾,啧啧,颇有AKL的风范

我买了牛尾牛柳牛扒和牛肉馅,约合100块人民币,啧啧,咋舌。

我买了一盒4小包装4种口味的冰激凌,26圆,啧啧,咋舌。

我买了一盒8小包装的榛仁味伴侣,15圆,啧啧,咋舌。

我买了树上熟木瓜,台农芒果,3个苹果,4个梨,约合50圆人民币,啧啧,咋舌。

我拿了心爱的栗子味的汤圆,26圆!一看旁边有13块稍微低档点的,赶紧撒手换上便宜的,心里暗喜,这不就等于打了5折?

我看着心爱的榴莲要卖14.5一斤,咋舌,没敢下手。

我也想吃的健康,可看到一颗有机生菜14块,一盒有机荷兰豆17块,咋舌,没敢下手。

我买了打折的洗发水,买了加送量的雀巢咖啡,买了现时抢购的烤鸡腿,抓了一把开心果,车子在一点点的被装满,心情一点点的down下去……这物价,许是疯了……我除了咋舌,更觉无语。

好,一结账,一购物车的东西幻化成3大塑胶袋1大购物袋的各种生活必须及非必须物品。花去了卡上三分之一强的数儿——八百多。

遥想04年回国,我还为和我爹去一次超市就要花掉200多块毛爷爷而矫情不已,现在,看着这惊人的物价,我不再矫情,我只剩下欲哭无泪。

我想到了AKL,圣诞节前的采买大约也能折合成这么多的人民币。可……那是西方列强统治下物价虽高工资也高的蛮夷之地……这可是伟大文明古国的古都北京……我身边的同学都还挣着3000-5000块的工资,这一车800块让我觉得我无比的罪恶。我更想到了上周见的全职服事神的谭姊妹一个月工资只有1600块,我和我爹过个年,花掉了人家半个月的工资……我更觉得无比沉重。

打车回来的路上,我沉默不语,快到家的时候随口问了问我爹,旁边的楼盘均价多少?

爹曰:“一万几吧……”

的哥曰:“一万几?开玩笑呢?这都得两万多!”

我哭笑不得:“我再努力工作十年能攒出个首期么?”

的哥曰:“悬!现在房子都镶金边儿了……”

………………………………

小时候我懂人为什么要过年,因为过年可以吃好的喝好的,肆无忌惮的熬夜,张着手管长辈要压岁钱。

前几年我不懂人为什么要过年,因为不过年我也照样可以吃好的喝好的,肆无忌惮的熬夜,虽然我已经没了压岁钱。

现在,2010年的虎年春节,我突然又懂了人为什么要过年。活在这么个城市,总得给自己一个理由去消费一下,奢侈一下,卸下伪装犒劳自己一下,不是么?否则人活着还有什么大劲儿有什么奔头呢?不是么?

虎年春节的前夕,我立下如此宏愿,如果2年内月薪不能过万,我还是滚回我的AKL老巢去吧,因为在这个城市,若非如此,我已然消费不起了……

最近。。。

最近的生活有点乱,确切的说,是秩序大乱。从新融入一种文化,势必要经历的一段混乱。

首先我开始认真修改简历,怀揣的希望一天天的挂在网上东投西递。梦想很简单,在这个曾经属于我的城市从新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可现实却是毫无头绪且茫然无措,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我还需要努力拼搏和上下求索。

其次,生活中确实出现了这样那样的人,我开始从新的考虑我该建立的圈子。想要在一个城市生存下去,圈子很重要,这个圈子里的人的素质决定了你的生存质量。当然我这个说话很不属灵也很消极,可事实上在这个越来越欲望横流的古老城市,我看到的是越来越像东京越来越像LA,而北京的味道在胡同被不断拆掉和高楼瞬间拔地而起中一天天减少。那一日我从国贸钻出地铁环然四顾,不由的叹息。这是我印象中的国贸嘛?这是我记忆里的北京么?显然不是……当北京已经不再是四合院和下象棋的老大爷的北京的时候,老北京的那一套圈子已经离我远去了……而我也开始思索,建立怎样一个圈子以便让我重新融入这个陌生的城市呢?暂时我还没有结论。

教会,我固定去了一间。里面的人学历高得令人咋舌——清一水的北大人大,坐在他们当中我渺小的好像母牛身边的狗尾草。但是教会的气氛我还是爱的,有那么点让我回忆起在全备福音堂的日子。只是这一次我不再是教会里唯一的二十岁,这一次我身边坐满了渴慕神的年轻人。

还有,就是出现了新的选择。我有时候真想神趴在我耳边跟我说,到底该怎么在这些似是而非的选择题中选出正确的。可我知道,神的旨意是要去寻求才能得到的,这样重大的抉择,不经过长久的祷告和交托,答案是不会走到我面前。可我只希望这一切能快点结束,我每天一早晨起来想到要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就觉得崩溃,想到还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做的时候就抓狂……我的神,我深愿你的旨意成全,也愿你早日向我显明你的心意……请你告诉我,我这只脚该迈向哪个方向,我的心将要归向何处?请你,悄悄的讲给我听好吗?

最近。。太多的选择。。太多的未知。。。

我能抓住的只有神的应许,也只有这应许是永恒不变的吧……

给我两只铁脚吧

我觉得我纯属是自找的。

今天约了甜甜去人大附近的一个教会,我统共就走去地铁,下了地铁走去人大,再走去双安再从双安走回地铁,再下了地铁走回家,加起来可能走了一共1个小时……双脚居然各磨出拇指肚大的血泡来……

谁叫我买来买去鞋子一双比一双高……谁叫我没有一双走路的平底鞋……谁叫我是个矮子……谁叫我专门喜欢买矮子乐的高跟鞋……谁叫我忘了这是鞋子是用来走路而不是用来踩油门的北京……谁叫我自己给自己找别扭……

问题是,24号的圣诞节……我要穿着高跟鞋踩着我双脚的大血泡去站在寒风里排队么?不然怎样?我可没勇气再去逛街再去买一双平底的鞋子了……上帝啊,请让我的血泡在3天内愈合吧,虽然我现在走路一瘸一拐,但请看在我真心想去敬拜的份上,赐我一双铁脚铁腿吧!

PS:

今天充分的领略到什么叫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回家就累得躺下了,醒来老爸难得的做好了饭。我先喝了3大碗汤(我是个嗜汤如命的人),结果发现我的上膛被滚热的汤烫出了一个大泡……

呃……怎么要来的都一起来呢?!

oooO ↘┏━┓ ↙ Oooo
( 踩)→┃你┃ ←(死 )
\ ( →┃√┃ ← ) /
\_)↗┗━┛ ↖(_/

疾病斗争史

28号清晨6点自和Sky & Mon一别之后,我在家里宅了十几天。

一个原因是因为生病,另一个原因是怕冷,还有就是懒惰和恐惧。楼下满大街的狗屎让我恐惧,前面的人随时“啊呸”吐出来的飞痰让我恐惧,在地铁里人挤人人踩人紧紧的贴住别人不知道多久没洗的外套被逼无奈的闻着别人的体味更让我恐惧……所以我选择宅在我小小的家里,与世隔绝,慢慢的独自养病,任谁叫我也不出去。

这一场小病来的及时,在我光荣的完成了陪吃陪玩陪娱乐的三陪任务后才让我病倒下来,咽炎大人算是给我面子的了。我吭哧吭哧的咳了十多天,期间鼻涕长流过一周左右,本小姐经过处不是带起一阵香风,而是留下无数面巾纸,颇为尴尬……所幸的是,我一直没发烧,否则我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H1N1了。

我在和病魔独自搏斗,拒绝打针吃药的抗了一个礼拜,我满以为靠着我顽强的意志品质和强健的体魄应付这点小病绰绰有余,可事实上,咽炎先生非但赖下不走,居然还让空空的咳嗽声音渐渐往肺里面走……一天半夜我吭哧吭哧的咳醒了,然后吐了一口满含血腥味的口水。我害怕了……这是漫天烟雾缭绕的北京,而不是美丽无菌的AKL,意志品质是斗不过黄金葡萄球菌的,我乖乖的开始吃抗生素。头孢XX给它按时吞下肚,连吃了两天,咽炎先生终是住腻了,懒洋洋的开始收拾东西退房。这一两天只是时不常的回来收拾下未完全清空的临时住所,我小咳一下,基本算是痊愈了。

抗生素和维生素别看就差了一个字,可效用可差得远。我每晚都按时进食维生素和钙片,那是为健康,也绝无副作用。可抗生素就不同,你请他来充当黑面神赶走赖着不走的咽炎,他就要你付上代价,你想吃免费的午餐?那得看天上肯不肯给你下馅饼雨。吃抗生素的两日我一路狂咳,一路狂吐。清粥咸菜吐得个干干净净,吐完了趴在床上苟延残喘。维生素出马确实一个顶俩,可他也捎带手的搞垮了我的胃,功过相抵。

时至今日,我为期十天的和疾病的斗争史基本宣告结束。伟大的人民再一次的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我已经身怀了祖国的抗体,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将一步步的逐渐适应这肮脏的空气,进而成为一名对抗感冒和各种疾病的女斗士!

飞翔吧,雪莉!

上当受骗记

每次回北京不上个当受个骗仿佛就跟没来过北京一样

我有试过在大街上被人可怜巴巴的拦住说是要做个市场调查,大热的天,我实在不忍心看他泗脖子汗流的苦苦哀求我,就跟着去了。结果七拐八绕把我带进一家黑心美容院,脑门上被涂了黑黑的一层东西后被骗走30大洋的保护费才放我出来。

我还试过被偷钱包(未遂)被偷手机,被人挤得差点摔到地上去……这些都不说了,总之次次回国我都会把警戒线调到最高点——坐地铁包包夹在用胳膊胸前,买东西货比三家,没事绝不随便冲人微笑随便和人打招呼,连陌生人和我讲话我都防了又防。

17号到上海直至今日已经将近2个礼拜。刚下飞机我和MON都无比的客气,后来发现客气和有礼貌这一招在国内并不吃香。说“请问”会换来白眼,说谢谢顶多换来冷淡的一声“嗯”。在上海的两日我试过被出租汽车司机拒载,被司机漫天要价,被服务员用上海话暗骂,更试过在上海排队吃生煎包被旁边的大爷气定神闲的肘击我的太阳穴,害的我当时很想用我得咖喱汤泼他的裤子。几天下来,小姐就被逼变悍妇,我在这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变得日复一日的凶悍了起来。

到了北京自己的地盘,我放开我的喉咙飙起京片子来,也可能因为是地头蛇的关系,被骗被击打的次数日渐减少。那一日陪MON夫妻俩个去颐和园,排队洗手的时候一个台湾女人很霸道的过来插队,我白她一眼说:“您排队好么?”她居然给我扔下一句:“你们这里不都不排队么?”MON马上回她一句:“那你就学着排队好了!”台湾女人被我们的气势吓跑,我俩相视苦笑。果然环境锻炼人,我们都已经开始适应国内拥挤又嘈嘈杂杂的复杂生存环境了。

就在我以为我不会再被骗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又不大不小的上了一当。那天走过商场旁边看到一溜的地摊。有个写着神州行充话费买100送100的小摊子。我脑袋里转了转,想想也不会被骗呀,我看着他充,充完我自己查费不就好了?鬼使神差的就把手机交了过去,5分钟过后我才知道自己犯了傻。

充的花费根本就不是移动的花费,是个不知道什么鬼公司的,每次要打电话先要预拨一个号码,再等那个号码回复过来再拨打电话,也就是说我每次都要先把电话号码记在纸上写下来,再照着拨,不单只麻烦,对方还看不到我的电话。虽然话费便宜,可是短信和套餐费用却都是不能扣的。等于我自己花了100块钱买了200块的单打出话费……呃,我真是疯了,200块我猴年马月才能打得完?

最后我总结出来了,在国内千万不要抱着贪小便宜的念头,否则很有可能会吃大亏哦!

AKL再见

情绪病

回去的日子从按月数,到按周数,现在进入个位数的倒数。

辞了职赋闲在家,居然开始失眠……晚上1点钟眼睁睁的盯着天花板细心听闹钟在一旁滴滴答答走的欢畅。几点睡着的?2点?3点?我不知道,只知道早晨醒来天只是蒙蒙的亮,8点钟已经是完全睡不着了。

每次上机前情绪总是高调失控——这无关是回京还是回纽,无论是哪一样都会觉得无比期盼和无比失落,几种截然不同的情绪交杂在一起,硬生生的撕裂着我的情感世界。一想到上机就等于离开自己的一部分亲人就开始不由自主的想流泪,然,不离开一部分就见不到另一部分,这一切就好像是上帝安排好的白天和晚上不得相见一样,而我却是那暮色霭霭和晨曦薄雾,微弱的在日与夜中回旋兜转。

昨晚梦到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饭,我说:“爸吃饭,妈吃饭……”然后就醒了,望着清冷的墙壁,眼泪悄悄爬了出来。2年了?究竟有多久了?我不再为这件事流泪,我以为已经医治好的伤痛原只是悄悄的蛰伏在那里,趁我不备就出来狠咬我一口,那种痛锥心嗜骨。

失眠半宿,与爱情无关

End of May

这几天总有一首歌的旋律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细心在网上找过去才发现是Karen Ann的End of May。

这首歌曾经陪伴着我走过一段暗淡无光的日子。我想那段日子我是有轻度的抑郁症的,动不动就哭,动不动就发脾气,把周围的人折腾的体无完肤。复仇的快感?我那时候还真是可笑。

其实现在的我又何尝不是可笑?

预防针

听说北京开始给高危人群接种H1N1的疫苗了。

我百度了一下,还没开始给大众接种,我想就算开始给民众接种了,也轮不到我。

今天我妈来给我践行,临走的时候,抱着我亲了又亲,我开始眼眶湿湿的……心情好Down……

我走了,AKL,再见!

旧文

佩佩问我 亲爱的什么叫命中注定?

我偏头认真的想 到底什么叫命中注定?

然后 我突然想到了 只要相信命中注定 就是命中注定了

有时候 受伤了 难过了 要死要活了 于是安慰自己,有什么办法,这是命中注定….命中注定是我们的借口,安慰,和唯一的不继续痛下去的理由.

另外一些时候 我们相爱了 相守了 致死不渝的坚定走下去 我们也需要一个借口 一个不变心 不回头 不离不弃的借口

命中注定?根本就没什么命中注定 都是借口 都是障眼法….

但………

借口 不是坏事 借口给我们勇气,安慰,信心,热情,和信念

因为这些借口 我爱你 因为这些借口 我相信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献宝

记得梓跟我说过,我初中的时候曾经对她立下豪言壮语:“我第一次坐飞机一定要坐着它出国!”

她说的时候我一直在旁边狂笑,觉得当年曾经高傲的自己不可能有这么白痴又肤浅的愿望。可是回头看看,是潜移默化也好,是自我催眠也罢,当年的白痴愿望竟然一早成真了。

翻翻小时候的照片,有无数次出现在首都机场的镜头,从连牙都没有被抱在怀里,到勉强能拉着“阿哥”的手站着,到后来自己都有印象蹲在花坛旁边看花……从小到大无数次的去机场接送外公外婆,接送小姨,到后来送老爸、老妈出国去也,。家里人与飞机联系起来不是出国就是回国,印象中飞机的那一头永远连接的是那个叫“外国”的神秘国度,似乎这只长着翅膀的大怪鸟是不会在国内盘旋的。

小孩子很难把飞机场和喜相见,伤别离联系起来的。而是更加实际的期盼着每一次亲人拖着的行李箱里能变出多少宝贝~八九十年代的中国还是一个相对闭塞和落后的国家,贫乏的物质让这些舶来品显得多么的高贵又新奇啊。小的时候我是吃着洋奶粉、穿外婆买的洋娃娃似的连衣裙长大的,那时候还不会骄傲也不懂什么叫审美,穿的裙裤还被同学笑是穿着爸爸的“大裤衩”,气得我一直哭。再大一点,小姨总是给我带从美国远远舶来的文具、花花绿绿的贴纸、女孩子用的发卡、头花。这些东西再刚刚懂人事的我和同学看来简直要倒吸一口气~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新奇的东西!小时候我一直想,外国人到底怎么生活?外国为什么那么多好东西?我要是外国人该多好……

再大一点,老爸常被派到韩国去工作,有一年妈妈去探亲,本来说好带我去的,只可惜我被怀疑有移民倾向直接被拒签了。记忆中我送妈妈下楼时哭得泣不成声,明明前后就去一个月,我就跟好像要永别似的哭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最后还上演一出大雪中追车拼命哭喊的老套戏码……囧囧囧……

老爹老妈说,当年他们夫妻俩在韩国逛大街,好像为了补偿我不能来的遗憾似的各自拼了老命的给我买东西。结果是各自塞了一整个大箱子的礼物给我。爹娘自嘲的说这叫献宝,使出浑身解数就为博我一笑。独生子女的福气也就在这里,我的,什么都是我的……

献宝的习惯被老爹老妈传递到现在。虽然这二位现在劳燕分飞,可甭管各自飞去哪个国家,总是坐着大怪鸟驮着满箱子送我的礼物。我妈这次从美国回来送我两大桶钙片和多种维生素,几大罐日本的泡澡“汤料”,连枕头被子被套粉状绿茶饮料都给我往回带……(妈就是妈,估计也只有我妈记得我喜欢绿茶味~饮料、汤料、化妆品都给我带绿茶味的……)

如果说我娘走的是实用贴心路线,老爹就是走价格路线。年初去欧洲年中去台湾的时候,都花大价钱狂买化妆品,首饰回来给我。去年去新马泰干脆搬回一套红宝石的首饰回来……OMG,这叫我这个做女儿的怎么报答啊?

献宝

这张据说是上次欧洲行给我的战利品……我爹一回来赶紧拍给我看。

献宝2

老爹在法国买的紫水晶……

还有N多东西等着回去拆包……

爸爸妈妈,说真的,礼物不在多贵重,更不在说多适合我,我知道,你们走到天涯海角,都把我带在身上,记在心里——每一份礼物都是一片无以言述的爱。能有幸做你们的女儿,我觉得即幸福又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