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恶的移动硬盘整理时间

今天清理移动硬盘。

我承认我手贱,打开了一个装满了古旧EMAIL的文件夹。然后看到俺和俺娘的一些往来书信,我没心没肺的开始泪如泉涌。好多事吧,禁不起回忆也禁不起推敲,还是忘了的好。我愤怒的按下DEL键,幻想着这是把一封封泛黄的信纸付之一炬。咔嚓一声,不愉快的回忆消失殆尽!颇有壮士一去兮的味道~~呜呼悲哉!

然后吧,再整理下去,我发现了以上的照片。

幸亏那时候虚荣心作祟把BBS的网页另存为了,否则这些照片早就找不到了。哎呦,想当年我也有过往AT2台上一亮相,台底下闪光灯一片一片的时候呀~~(其他照片我就不贴了,艺术节的视频光盘也早不知道扔哪去了。)嘿嘿,如果我生个女儿,我就甩给她看看她娘我当年的照片,然后扯起我骄傲又虚伪的脸,用气音淡定地和她说:“别看你娘现在老成这副尊荣,要知道我当初也有过颁奖完了台下会有隔壁邻国的高丽棒子叔叔们呐喊着我的名字,然后冲上来和造型怪异的我合影的时候……” 不过话说当时那些棒子叔叔可真不咋地,扯着我的裙子合影也就算了,居然还妄想把我抱起来轮流来个托举合照……真是囧透了。所以说,珍惜生命,远离棒子!

同学们,伟大的“☭”教导我们说,囧囧更健康!

时间不早了,大家被我雷完,请收拾一下掉得满地的牙齿和鸡皮疙瘩,洗洗早点睡吧……

如此物价,怎能消费?

昨日凌晨9时许,俺爹把俺从床上挖起来:“走,置办年货去!”

事实上是这样的,俺爹是伟大的灵魂工程师一枚,工资不多福利却还不错,去年十一系里大手笔发了一张家乐福的购物卡,面值两千。我一早筹划着怎么把这张小卡消费掉!脑袋里幻想着2000块的毛爷爷能换来多少食粮填满我的肚腑啊……想到就觉得满足,so,这张小小的购物卡里装满了我大大的梦想。

废话不多说,下楼,正好赶上家乐福的免费班车,招手即停,片腿就上。

20分钟,国展家乐福店矗立眼前。

家乐福里摩肩接踵,人头攒动。

到处都漂浮着北京人民采办年货的热情……

我挤在人堆儿里,对应接不暇的物价频频咋舌:

36块钱一盒的牛尾,啧啧,颇有AKL的风范

我买了牛尾牛柳牛扒和牛肉馅,约合100块人民币,啧啧,咋舌。

我买了一盒4小包装4种口味的冰激凌,26圆,啧啧,咋舌。

我买了一盒8小包装的榛仁味伴侣,15圆,啧啧,咋舌。

我买了树上熟木瓜,台农芒果,3个苹果,4个梨,约合50圆人民币,啧啧,咋舌。

我拿了心爱的栗子味的汤圆,26圆!一看旁边有13块稍微低档点的,赶紧撒手换上便宜的,心里暗喜,这不就等于打了5折?

我看着心爱的榴莲要卖14.5一斤,咋舌,没敢下手。

我也想吃的健康,可看到一颗有机生菜14块,一盒有机荷兰豆17块,咋舌,没敢下手。

我买了打折的洗发水,买了加送量的雀巢咖啡,买了现时抢购的烤鸡腿,抓了一把开心果,车子在一点点的被装满,心情一点点的down下去……这物价,许是疯了……我除了咋舌,更觉无语。

好,一结账,一购物车的东西幻化成3大塑胶袋1大购物袋的各种生活必须及非必须物品。花去了卡上三分之一强的数儿——八百多。

遥想04年回国,我还为和我爹去一次超市就要花掉200多块毛爷爷而矫情不已,现在,看着这惊人的物价,我不再矫情,我只剩下欲哭无泪。

我想到了AKL,圣诞节前的采买大约也能折合成这么多的人民币。可……那是西方列强统治下物价虽高工资也高的蛮夷之地……这可是伟大文明古国的古都北京……我身边的同学都还挣着3000-5000块的工资,这一车800块让我觉得我无比的罪恶。我更想到了上周见的全职服事神的谭姊妹一个月工资只有1600块,我和我爹过个年,花掉了人家半个月的工资……我更觉得无比沉重。

打车回来的路上,我沉默不语,快到家的时候随口问了问我爹,旁边的楼盘均价多少?

爹曰:“一万几吧……”

的哥曰:“一万几?开玩笑呢?这都得两万多!”

我哭笑不得:“我再努力工作十年能攒出个首期么?”

的哥曰:“悬!现在房子都镶金边儿了……”

………………………………

小时候我懂人为什么要过年,因为过年可以吃好的喝好的,肆无忌惮的熬夜,张着手管长辈要压岁钱。

前几年我不懂人为什么要过年,因为不过年我也照样可以吃好的喝好的,肆无忌惮的熬夜,虽然我已经没了压岁钱。

现在,2010年的虎年春节,我突然又懂了人为什么要过年。活在这么个城市,总得给自己一个理由去消费一下,奢侈一下,卸下伪装犒劳自己一下,不是么?否则人活着还有什么大劲儿有什么奔头呢?不是么?

虎年春节的前夕,我立下如此宏愿,如果2年内月薪不能过万,我还是滚回我的AKL老巢去吧,因为在这个城市,若非如此,我已然消费不起了……

白狗身上肿

上帝的创造多么奇妙,每一片雪花都是6个角,却各有不同的形状。每次看到我都觉得真是神迹!

江山一笼统,

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

白狗身上肿。

每次下雪我都想起这首打油诗

今天的雪飘了整整一天一夜,印象中北京是没下过这么深这么厚的雪的。脚踩下去雪会咯吱咯吱的作响,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如果不是一步一滑,我真想飞奔起来。

我很想拍出很美的光和影,可惜技术有限不说我还一直冻得手抖。晚上的照片基本上没法看。

雪有多大,我没拍出来,总之是我见过最壮观的。整个北京城都好像洗过一场泡泡浴,可爱极了……

泡泡浴泡泡浴,多么可爱的泡泡浴!

据说今晚会雪停,可是明天一早会大风降温。可爱的雪届时会变成噩梦……

伴娘裙

伴娘服

这件伴娘服是我自己挑的,感谢MON的宽宏大量,无限制的忍耐让我挑。

原来我以为我不会喜欢纱质的裙子,只是这一款腰封的地方销售小姐给我一勒再勒,勒到我又回到少女般苗条的腰身,不知道怎么就心动了,不知道怎么就非它不可了。

小姐给我狠命勒的时候我脑子里浮现出泰坦尼克号那个女仆给女主角穿裙子的画面,我和她差的只是那一根床柱子而已,我屏住气,全身用力,勒到我不能呼吸,细腰出来了,我终是满意了……女人为了芊芊细腰竟然可以让这么一件衣服束缚到自己窒息,我原本以为我不是这么虚浮的人,但事实上,我太高估了我自己。

这裙子的颜色本来是浅香槟色,但我总觉得肉色的衣服远远望去像没穿衣服,其实我也知道这纯属心理阴影,可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无比的排斥。色卡上选了又选,想到做伴娘的无非就是粉红、浅蓝、鹅黄……我就随便挑了个粉红色。成衣出来我就后悔了,这件礼服看上去实在是太可爱了点,我现在满衣柜的大地色服装和这件粉红色系的礼服相去甚远……呃……我实在是有装嫩的嫌疑。不过既然是这样,那就让我在25岁的高龄最后粉嫩一把吧,请各位不要笑话我……

————————————————————————————————————————

PS一下

MON和我在这家订制了一件绣和(中式女生礼服,非常美丽)一件中式男装,和这件伴娘裙。国内的物价还真是低,3件衣服才3636CNY,和NZ一件礼服的价格相若。

MON的绣和

绣和

深白网站:http://www.mydeepwhite.com/

近期要结婚的同志们可以杀过去看看,价格实惠衣服质量好……

我暂时是用不到了……

上当受骗记

每次回北京不上个当受个骗仿佛就跟没来过北京一样

我有试过在大街上被人可怜巴巴的拦住说是要做个市场调查,大热的天,我实在不忍心看他泗脖子汗流的苦苦哀求我,就跟着去了。结果七拐八绕把我带进一家黑心美容院,脑门上被涂了黑黑的一层东西后被骗走30大洋的保护费才放我出来。

我还试过被偷钱包(未遂)被偷手机,被人挤得差点摔到地上去……这些都不说了,总之次次回国我都会把警戒线调到最高点——坐地铁包包夹在用胳膊胸前,买东西货比三家,没事绝不随便冲人微笑随便和人打招呼,连陌生人和我讲话我都防了又防。

17号到上海直至今日已经将近2个礼拜。刚下飞机我和MON都无比的客气,后来发现客气和有礼貌这一招在国内并不吃香。说“请问”会换来白眼,说谢谢顶多换来冷淡的一声“嗯”。在上海的两日我试过被出租汽车司机拒载,被司机漫天要价,被服务员用上海话暗骂,更试过在上海排队吃生煎包被旁边的大爷气定神闲的肘击我的太阳穴,害的我当时很想用我得咖喱汤泼他的裤子。几天下来,小姐就被逼变悍妇,我在这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变得日复一日的凶悍了起来。

到了北京自己的地盘,我放开我的喉咙飙起京片子来,也可能因为是地头蛇的关系,被骗被击打的次数日渐减少。那一日陪MON夫妻俩个去颐和园,排队洗手的时候一个台湾女人很霸道的过来插队,我白她一眼说:“您排队好么?”她居然给我扔下一句:“你们这里不都不排队么?”MON马上回她一句:“那你就学着排队好了!”台湾女人被我们的气势吓跑,我俩相视苦笑。果然环境锻炼人,我们都已经开始适应国内拥挤又嘈嘈杂杂的复杂生存环境了。

就在我以为我不会再被骗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又不大不小的上了一当。那天走过商场旁边看到一溜的地摊。有个写着神州行充话费买100送100的小摊子。我脑袋里转了转,想想也不会被骗呀,我看着他充,充完我自己查费不就好了?鬼使神差的就把手机交了过去,5分钟过后我才知道自己犯了傻。

充的花费根本就不是移动的花费,是个不知道什么鬼公司的,每次要打电话先要预拨一个号码,再等那个号码回复过来再拨打电话,也就是说我每次都要先把电话号码记在纸上写下来,再照着拨,不单只麻烦,对方还看不到我的电话。虽然话费便宜,可是短信和套餐费用却都是不能扣的。等于我自己花了100块钱买了200块的单打出话费……呃,我真是疯了,200块我猴年马月才能打得完?

最后我总结出来了,在国内千万不要抱着贪小便宜的念头,否则很有可能会吃大亏哦!

AKL再见

情绪病

回去的日子从按月数,到按周数,现在进入个位数的倒数。

辞了职赋闲在家,居然开始失眠……晚上1点钟眼睁睁的盯着天花板细心听闹钟在一旁滴滴答答走的欢畅。几点睡着的?2点?3点?我不知道,只知道早晨醒来天只是蒙蒙的亮,8点钟已经是完全睡不着了。

每次上机前情绪总是高调失控——这无关是回京还是回纽,无论是哪一样都会觉得无比期盼和无比失落,几种截然不同的情绪交杂在一起,硬生生的撕裂着我的情感世界。一想到上机就等于离开自己的一部分亲人就开始不由自主的想流泪,然,不离开一部分就见不到另一部分,这一切就好像是上帝安排好的白天和晚上不得相见一样,而我却是那暮色霭霭和晨曦薄雾,微弱的在日与夜中回旋兜转。

昨晚梦到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饭,我说:“爸吃饭,妈吃饭……”然后就醒了,望着清冷的墙壁,眼泪悄悄爬了出来。2年了?究竟有多久了?我不再为这件事流泪,我以为已经医治好的伤痛原只是悄悄的蛰伏在那里,趁我不备就出来狠咬我一口,那种痛锥心嗜骨。

失眠半宿,与爱情无关

End of May

这几天总有一首歌的旋律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细心在网上找过去才发现是Karen Ann的End of May。

这首歌曾经陪伴着我走过一段暗淡无光的日子。我想那段日子我是有轻度的抑郁症的,动不动就哭,动不动就发脾气,把周围的人折腾的体无完肤。复仇的快感?我那时候还真是可笑。

其实现在的我又何尝不是可笑?

预防针

听说北京开始给高危人群接种H1N1的疫苗了。

我百度了一下,还没开始给大众接种,我想就算开始给民众接种了,也轮不到我。

今天我妈来给我践行,临走的时候,抱着我亲了又亲,我开始眼眶湿湿的……心情好Down……

我走了,AKL,再见!

Karekare Part 1

很早前就说好要帮MON和SKY去KAREKARE拍照片karekare

karekare在哪?在著名的海滩PIHA隔壁,是《钢琴师和她的情人》的拍摄地点。端得是沙滩墨墨巨浪滔天。第一次去就爱上这个地方,想到帮MON补拍海滩景当然第一时间想起这个地方。

19日当早天就晴一阵雨一阵的,雨儿倾盆起来十分不给面子,让我们都捏了一把汗。12点开始帮准新娘梳头上妆,虽然是第二次做了,我还是颇为忐忑。为了衬MON的紫色裙子,我帮她化了紫色的眼妆,头发烫卷编起来再盘进去,发胶不趁手,头发又碎又短,也顾不得了,赶鸭子上架能做多少是多少吧……好在2个小时过去一切都算是顺利,妆和头发都搞定,天气非常配合的开了太阳。一切就绪,我们就朝着目的地进发了。

多亏了BO同学,我们狂迷路,1个小时的车程我们绕到4点半还不知道在KAREKARE在哪里,换我这个人肉GPS看地图指路,终于在山区看到一线希望,开了2个小时,终于到了。

路上买了捧玫瑰,40只才20块,也不知道是不是迷路的恩赐。

你拍攝的 P1040792。

巨大一捧红玫瑰看起来多么的娇艳,看着玫瑰,心情特比的快乐。

Continue reading “Karekare Part 1”

无“家”可归的人

一分钟前我在和我娘吵架,电话咣一声的摔下去,连外面同事都吓到了……我把脑袋隐匿在显示屏的后面,趴在桌子上足有半分钟之久,期间流了两滴眼泪。结果呢?结果是扯过张纸巾把眼泪一吸,没事人儿似的爬起来……不然呢?还能怎样?

Continue reading “无“家”可归的人”

八卦生万物

道家有云: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万物。我不知现如今的八卦二字是不是从这句话而来的,但是这八卦的世界确实是什么都可以拿来扒一扒,挂一挂的~现在写点最近生活中的琐碎小事,纯属八卦,不喜勿入。

Continue reading “八卦生万物”

吐血的作业批注

在听说这门课的老师以前是教communication的时候我就很气馁,因为这种老师对作业的文法和格式一向要求可谓非常严格,但我想我读的又不是communication,你不至于也拿那么严格的标准来衡量我把。第一个作业发下来我才发现我当初很傻很天真,这种老师就算是去教屠宰,也都还是会要求你用非常学术的文法、修饰和格式的……一头牛拉到北极去也不会变做海豹,就是这个道理。

中国人常犯的小毛病,例如会加and so on,etc,或 直接写阿拉伯数字而不是英文等等,这些细微末节的地方这老师比警犬还机警的一一给你挑出来。今天说的都不是小细节的问题,是2个让我看到作业直流瀑布汗的修改。

Continue reading “吐血的作业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