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桃子的味道

1999年的8月,是我在南京度过的唯一的夏天。犹记得那一年的夏日特别的闷热又漫长,南方闷得让人抓狂的天气生生夺去了我的胃口,幸而上帝创造了桃子这种水果,是它陪着我度过一日又一日热得看不到尽头的生活,5个一斤的桃子,我一天吃2斤,省却了早中晚三餐,彻彻底底的做了一枚水果人。那年的夏天,在南京的还有我一个表哥加一个表弟,因着我不吃饭而狂啃桃子的热情,表弟像授予博士学位一样的授予了我“桃子公主”的美誉,这位表弟现在是工程师一枚,显然他在年幼的时候也没有文学想象力,否则我想他会从桃子联想到猴子然后再赋予我美猴王之类的名字……虽然我和猴子有着相同的爱好,但是我确实很讨厌猴子……

Continue reading “记忆里桃子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