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再临

北京的秋已渐成规模,上海的夏却还留个尾巴。

这个月第二次飞上海,起飞的时候特意长久的注视着玄窗外的风景,北国的秋是初见端倪了,飞机连接的那一头,却是怎样的风景?再抵上海,住进了延安路的汉庭。从锦江之星到莫泰又到汉庭,越发的烂了。这一次,床上的弹簧根根外露,扎得脊背一片生疼,醒来时,肩膀和腰都酸痛得不能自已,我独自揉着脊梁,哀哀的低叫……

周六日都要加班飞来这座城市,上周六才从成都飞回来啊~一轮轮陌生人面下来,我轻轻的讲,听对方或高昂或低沉的答。简历上一字一句认真的批注着,然后写EMAIL进行汇报总结,一日的工作总算是完成下来,身心都倍感疲惫。想着家里乱糟糟一直无时间去打理的家事,想着堆积如山的脏衣,心下是一片黯然。这样空中飞人的时日,长长的望不到尽头。明日飞回去,三天后又要启程。一整个月都在路上,乘着那铁翼大鸟飞抵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城市,听着各种各样的语言,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1 thought on “上海。再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