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

生病是对急性子人最好的惩罚,是的,我想是这样的。

病,让一切都变得慢吞吞,慢吞吞的喝水吞药,慢吞吞的睡觉醒来,慢吞吞的走路说话,慢吞吞的回邮件打电话,整个世界慢了下来……对于那颗急躁的心,我想是最大的惩罚也是最佳的奖励。

病中的日子总是悠长又煎熬,半夜咳醒渐又睡去,再醒来喝水又逼着自己再睡,日子一天天磨着、煎熬着过,也就挺了过来。总之一年总有那么几日是如此的辛苦和难捱,捱得多了,也便罢了,不忍受着又能如何?

突然觉得工作是如此无趣的一件事,周围朝夕相处的人儿突然变得语言乏味面目可憎起来,我不想见他们,不想见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更不想听他们在背后数落我的种种不是当面却依旧热络的敷衍得密不透风。这一切,太过于让人厌倦……于是乎我选择逃开了,出逃到隔绝了信号的海岛,幻想那是阡陌交通的结庐人境,漂在海上扮浮尸一样的舒展开手脚,那万千烦恼便和鱼儿一起沉到了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