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演出

这一趟游历,路途颇为遥远,坐着大铁鸟从一个城市疲倦的流浪到另一个城市,脚步一直未曾停歇。

北京——福州——厦门——广州——深圳——广州——上海,一连串的跑马观花的客座演出——主角永远不是我,我的职责最多不过是友情客串。旅途是如此的另人疲惫,我早已丢却了半年前对出差的期待,换上了对新城市新地方新人的深深厌倦……我不想再打起精神来疲于应付着这样那样的人,费心读着别人这样那样的眼神,察言观色的见机行事……最近睡眠不好,常常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床上清晨醒来,大睁着双眼打量四围,无非是家徒四壁的感觉。空屋、空床、空荡荡的心,好久不见的快乐,是不是被我不经意遗忘在之前的某座城市了?因着对一人独处的恐惧,我开始对同事无比的依恋,恋着他们带我去吃饭,恋着他们带我去按摩,恋着他们陪我去逛街,只要不是一个人就好……只要不是一个人就好……

广州。二次邂逅

从厦门飞抵广州,神臂女超人一样的拖着一只箱子,一只提包,一只伴随我走南闯北的厚重古旧电脑,走出机场时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我终是再临了羊城。穿惯了的高跟鞋嗑哒磕哒的击打着地板,我昂首挺胸,不怕!我有什么好怕?上次来已经可以面对了,这一次,想必更加不可怕。

曾住过一个半月的城市,往事如云卷云舒翻涌而至,有时候街角一转就遇见了回忆。回忆如风险,不怕多不怕高,只怕不可控。酒店的床上,乱梦一宿,那人,那地,那时,我曾经的年少轻狂,都飘落了。

2010年最后一夜,记忆变得模糊,我想有时候我只是不想面对,不想记得,不想自己可能会脆弱。2010最后的几日,人变得像残破的纸片,轻轻一折就碎掉了。压力大得每呼吸一次都会觉得痛,都会觉得要崩溃,都会觉得想从楼顶纵身一跃。我曾傻乎乎的以为自己可以不要求公平,不要求结果,然,我错了,我还是要的。只是觉悟得未免太晚,我终是将自己推向了近乎绝望的边缘。无论如何,都在自己一个人苦撑,无论如何,都在独自挣扎。如果这是劫数,sorry,雪莉,你在劫难逃……

此事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