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四临

大抵是因为只有次次来上海的时候都会久留,才给了我时间可以到BLOG上来碎碎念几句的时间。所以为数不多的几篇Blog大多写的是我一次次来魔都的日子。其实算起来这半年总是在出差,那天抽屉里翻一翻boarding pass都找出无数张来,箱子更加干脆的一直横亘在我卧室的地上,反正各个一两周就要出差一两周,理都不想去理它。当然上海其实并不是来最多的地方,成都好像也去过4、5次的样子,其它还有匆匆一别罢了的广州、深圳和武汉,这些都略去不提,单只说说上海吧。

这次从北京出发难得不用赶大早,世博最后的参观机会让全体中华儿女都上紧发条打满鸡血,机票难买到爆。好容易给我订到一张下午4:30的飞机,病中的我自然是欣然接受了。老父的感冒不知是何等神仙病菌,在周围人都纷纷倒下的时段,我屹立不倒,笑傲办公室。唯独我父的感冒彻底击垮了铁塔一般的我,大约是父女体质相同,击得垮他,自然也拿的下我。吭哧吭哧的咳嗽,呼哧呼哧的喘,铁钳子夹头一样的痛,导致周一早会我开得一塌糊涂,当众胡说八道思维混乱,部门早会开到一半时段已经眼冒金星飞蝇乱撞,手扶着桌子才没有晕倒下去。匆匆散会,之后就是一连休了2天,根本上不了班,日日在床上萎靡昏睡,一日24小时到要给它睡个20个小时。闲话少叙,我手挽着箱子上了飞机,这次的旅程到是难得的美丽,舷窗外起飞前已是暮霭四合,穿破云霄的那一刻才知道原来云上依然艳阳当头。没多久,厚厚的云彩就被刷上浅浅珊瑚色,这美景可惜没带相机,大抵只能存留在记忆中了。

抵沪,取行李,出港,北京11度,上海24度,我穿着毛领呢子大衣和毛衣在北京冷得哆嗦,上海却燥热起来。入住四平路莫泰168,愤恨。所有莫泰都要设计成要走一段楼梯不成?楼层内都要编造迷宫不成?床褥都要硬成铮铮铁骨不成?愤恨着去睡,愤恨的醒来。睡眠质量和床铺的舒适度成反比。人一整个的焦躁起来。愤懑的住里四天,由于体力不支也懒得去换,今日定要搜索一间别的酒店出来,否则着实对不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