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

中秋假期的第一日便是正日子口

难得赋闲在家,不曾打理堆积如山的衣物,想到要将大批夏日的薄衫洗净收起,又将厚重的秋冬装拿出熨平就烦;因为烦,所以干脆不做,吃吃喝喝睡睡,闲散终日,大乐。

夜,坐在电脑前有一搭无一搭的看《杜拉拉》电影版,一面大力的将厚重的凡士林涂了一脚,白乎乎油腻腻,又用保鲜膜包住了,毕竟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永葆青春;

面膜在脸上拍拍贴贴,算做是补水,也算对得起自己,我的要求,向来不高。

杜拉拉拍得果然搞笑,如此幼稚的职场读物还被当下白领青年奉为“圣经”?不知他们怎么想。同为行政,电影里完全感受不出我平日工作的气氛。幸得自己回国之初没有非要一头扎进外企,外表是光鲜了,用了5年才爬到自己要的位置,笨,且慢。现在的工作,累是累得紧,可薪资待遇、工作机遇,绝非一般外企可比;成长得速度嘛,自然是迅速许多。人生有时就是这样,不轻易的选择,撞大运似的选对了,痛并快乐着。

都市夜归人

又是周五,一个月了,第一个在北京过的周五夜晚。

惯例,加班到9点半,回头时,整栋写字楼已经灭灯到一片漆黑。心情,洗净铅华般的沉静。漫步在陌生的熟悉城市,街头三三两两的人,各自迈着归家的脚步,或仓促或散乱,微风过处,树影散乱,凌乱的心情,是否也飘散在空气中?

雪莉,你累了么?可否记得2001年挽着箱子去国还乡的惆怅?可否记得2007年毕业时的狂喜?可否记得2008年泪洒机场时的悲戚?又可否记得那一次次的恋爱,一个个爱过的人?

上周再去广州时,你还记得他么?离开他,你没后悔过,至今也不后悔!只是再临这座你发誓这辈子不想再临的城市,你为何还是会觉得难过?被骗过,被伤害过,落水般无奈的心情突然袭上心头,躲避不及是多么惶恐的事情?

睡吧,絮絮的说,又有谁能懂得那份惆怅的心情,失去的不过是岁月,而岁月,还有大把,足够蹉跎和失败的。有什么事不能从新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