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再临

北京的秋已渐成规模,上海的夏却还留个尾巴。

这个月第二次飞上海,起飞的时候特意长久的注视着玄窗外的风景,北国的秋是初见端倪了,飞机连接的那一头,却是怎样的风景?再抵上海,住进了延安路的汉庭。从锦江之星到莫泰又到汉庭,越发的烂了。这一次,床上的弹簧根根外露,扎得脊背一片生疼,醒来时,肩膀和腰都酸痛得不能自已,我独自揉着脊梁,哀哀的低叫……

周六日都要加班飞来这座城市,上周六才从成都飞回来啊~一轮轮陌生人面下来,我轻轻的讲,听对方或高昂或低沉的答。简历上一字一句认真的批注着,然后写EMAIL进行汇报总结,一日的工作总算是完成下来,身心都倍感疲惫。想着家里乱糟糟一直无时间去打理的家事,想着堆积如山的脏衣,心下是一片黯然。这样空中飞人的时日,长长的望不到尽头。明日飞回去,三天后又要启程。一整个月都在路上,乘着那铁翼大鸟飞抵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城市,听着各种各样的语言,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成都。印象

再来成都,已有了熟悉的感觉,下飞机打给老父报平安:爸,我到了。

老父曰:还习惯么?

答曰:习惯!

是呀,3个月的时间我差不多呆在成都有一个月的时间,有什么是不能习惯的?虽是身在异乡为异客,但这座城市大抵还是熟悉了的。从不见太阳的城市,到四处飘散的麻辣味;从形色慵懒的人儿们,到满街奔跑的猫猫狗狗……这是成都,不会错!绝不可能被错认成北京上海,也和武汉杭州相去甚远。没错,这就是成都!即使睡梦中醒来也不会搞错。

那日成都已是初秋的感觉,6点钟,俨然有了夜的气息。下班后回酒店换了一条棉质的长裙,及地的那种,头发不再挽着,乱垂成一片,再趿两片人字拖踢踢踏踏的去找同事同去腐败。暮色在微凉的晚风中慢慢聚拢,长裙走路不便,一路挽着外面那层纱,清风拂面,吹散了一头青丝,聒噪的在脸上卷来卷去。

同事笑曰:你以为你穿婚纱啊?我笑:没人敢娶我呢!

是夜,乱啃了一些鸭下巴和不知名的串串香,就着顺口的青梅酒,闷闷得辣得嘴痛耳也鸣,胃也大叫着抗议。一顿饭觥筹交错宾主尽欢,散去的时候,依旧是挽着裙子碎碎的走,夜色浓郁的成都,说不出的娇柔羞涩。许是酒喝得微微有些上头,小醉微醺了。

一夜暴雨惹人清梦……

约莫是凌晨5点被炸雷惊醒,酒店的窗帘极度隔光,屋里漆黑一片,唯有从缝隙中隐隐透来外面的闪电大作,惊雷不断,扰得泊在路边的车儿齐声拉起警报器哀哀的叫着……翻身想再睡,却是无眠。睁着眼睛盘算业绩,盘算整顿,盘算明天的培训课程又免不了之乎者也一番啰嗦,何时又沉沉的睡过去,自己也不知。

第二天下班回来,街口的水果摊停了停,两张残旧的10元老人头换回了3个大桃及一堆紫得发黑的大粒葡萄。回想起在深圳拎了个榴莲回酒店,甚是畅快的一人啃掉一整颗榴莲,残留的榴莲皮随意用报纸卷了卷就扔在地上,半夜起身去厕所时光脚踢到榴莲皮,木刺断在小趾中,拔了又拔,出“土”的那一刻,血流不止……着实好笑。成都的水果无非那几种,桃子颇为硬气,啃得我上膛破皮,还微微的泛酸,我是不爱的。葡萄到是着实不错,虽然不及玫瑰香那样饶舌余香,甜味却是够了的。

电脑上一遍遍播着《张三的歌》——“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看一看,这世界并非那么凄凉……”隔窗眺望,晚景中的成都,飘零的树叶躺在一片浅浅的水洼中,远处的猫儿追打着远去,而窗前的我,甚觉孤单。

西游记

2010年的8月,用了半个月在路上行走。可悲的是,游历了4个城市,兜转了半个中国,并非旅游,而是出差。

临行前我和徒儿们讲:师兄此次远行是为降妖除魔取得真经而归,我不在期间,尔等尚需努力,切要保护好师父,勿念勿念!

而后猴哥我自是扎紧虎皮裙、收好金箍棒,脚踏着一朵名唤“波音”的祥云一路千里万里的绝尘而去。

8月13号空降上海:魔都就是魔都,热得猴儿我抓耳挠腮丧尽了体力。和小妖们缠斗多日,最后是谁败下阵来还不得而知,日后自有分晓。

8月19日空降武汉:顶着39度的高温,挥汗如雨。很想去 看看MON的父母,无奈时间太赶,连晚饭都顾不得吃就一路杀将去也。

同晚搭上最晚一班“祥云”空投至深圳:深圳好地方,吃喝玩乐每每唤起我对AKL的回忆。天蓝蓝,海风吹,还有巨肥无比的烧鸭烧肉叉烧打牙祭。临行前的早晨我点了西多士和热鸳鸯……AKL的记忆奔涌而至,眼泪差点掉在奶茶杯子里。

8月15日上午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的飞抵成都:和上两次一样,辣得我日日和马桶厮磨许久,一面新员工培训,一面手捧肚子心里暗骂这个无辣不欢的城市!

这厢猴头我在四处拼命,那厢师弟们在京齐声大叫:师兄啊,快回来吧,我们想你啦~~猴儿我真是热泪盈眶:我也很想念你们呦~~

昨日成都大暴雨,淋得我浑身湿透,突然很想念秋高气爽的北京——是时候回去啦!

上海,归去来兮

再来上海,住进了相较锦江之星便宜一些的MOTEL168~~

明明应该是168的价格却因世博会狂飙至300元~~泣血。

整间店大到像迷宫一样,我居然还要拎着箱子爬行一段楼梯才能达到房间?居然还有半层么?这设计的奇怪程度实在是很叹为观止。

300元的价格却依旧是168的质量——浴间的淋浴喷头会四处乱喷水,空调的声音大到像火车般的轰鸣!空调关掉没多一会房间已经闷热到让人抓狂!

唯有床还算大……只可惜,硬如磐石,掷地作金石声……

无敌怀念锦江之星的大床,那是我睡过的酒店里最舒服的床了……

上海,希望这两天你好好对我,不要太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