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梦,梦一场

昨晚,一夜长梦。梦里,那是一片青空。悠长又无尽绵延的海岸线,沙鸥拍着翅膀掠过翻滚的浪花,沙砾在脚下分散又聚拢,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连绵腻的触觉,略带腥涩的海风和鸥儿们嘶哑的叫声都那么清晰又真实,仿佛那并不是一个梦。

我自觉疲累,海边的草地上矗立着一棵蜿蜒向上的巨树,我坐下,在湿漉漉的草坪上,依靠着大树。闭上双眼——耳朵,听着浪花破碎的声音;身体,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海风;眼睛,任透过枝叶固执晒下来的阳光在我的眼皮上撒下点点光斑。一切都是这么的宁静,宁静又真实。

没有人,没有一个人……没有人来打扰我,没有人来伤害我,甚至没有人会想起我,喧嚣又宁静的海边,我一个人依偎着一棵参天的古树,静静的化为它的一条根,扎在那海边的沙土地里,只是日以继夜的凝望着这片孤寂的海滩,等待着……

然后,梦到这里戛然而止;醒来,微弱的光线里看到一缕晨曦薄雾;然后,我开始哭泣,不可抑制的痛哭;泪,杏花春雨一般的洒满了双颊,静静的漫过双耳,滴答滴答的润湿着枕头。

为什么?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这么脆弱?为什么如此不堪一击?为什么我努力后得到的还只是伤害?为什么我的命运要如此坎坷?为什么,我的心儿啊,你还不肯死去?

一瞬间,我自以为是的骄傲突然坍塌,突然土崩瓦解,梦想中的华厦在现实的重压下轰然倒塌,周身都在颤抖——失去的又何止想象的那么多?

我承受了悲剧的序章,我看透了残酷的事实,我接受了不可逆转的现状,我却敌不过内心的悲哀。

我能做什么呢?留着它作为一道清浅的暗伤,结疤的伤痕下有隐隐的鲜血。

也许现在要学会的无非是尝试着放弃,然后温暖自己。

无论何时都给自己坚强的微笑,无论多痛苦都记得拥抱自己。

就算流泪也要告诉自己:我从未放弃希望。

何不静静的独自享受华美的悲剧?

只是,也许有一天,等我真释然了,我会知道,忘却是治疗痛苦的不二良药,到那时,我的世界将永远不会出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