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勇气

这是奥美广告为台湾大众银行拍的系列广告”不平凡的平凡人“系列的第一支,叫《母亲的勇气》——这个广告脚本来自于一个真实故事:描述一位台湾母亲,首次远离家乡到陌生的国度,一句英语与西班牙语都不会说,只希望能为在委内瑞拉刚生产完的女儿烹煮鸡汤。她不仅独自搭乘飞机三天,甚至还经过多次的转机,充份展现坚韧、勇敢,以及伟大的母爱,也正是典型台湾平凡大众的不平凡写照。

春节过去了,你是否也离开自己的母亲千里万里,是否不能回去陪她一起过个春节?又或者即使在一个城市都很少去看看她,打个电话问候她?无论怎样,我们都该感谢这个带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女人……母爱恐怕是来自人的最真挚最可贵最无私的爱了吧(仅次于神的爱)

看完短片,给母亲打个电话吧,即便说不出妈妈我爱你,即便说不出妈妈我感谢你,单单一个电话就能让这个最爱你的女人知道你惦记着她,还想着她……作为一个妈妈,只要她们的儿女平安健康快乐,她们恐怕就没有更多的要求了……

链接请点击——母亲的勇气

万恶的移动硬盘整理时间

今天清理移动硬盘。

我承认我手贱,打开了一个装满了古旧EMAIL的文件夹。然后看到俺和俺娘的一些往来书信,我没心没肺的开始泪如泉涌。好多事吧,禁不起回忆也禁不起推敲,还是忘了的好。我愤怒的按下DEL键,幻想着这是把一封封泛黄的信纸付之一炬。咔嚓一声,不愉快的回忆消失殆尽!颇有壮士一去兮的味道~~呜呼悲哉!

然后吧,再整理下去,我发现了以上的照片。

幸亏那时候虚荣心作祟把BBS的网页另存为了,否则这些照片早就找不到了。哎呦,想当年我也有过往AT2台上一亮相,台底下闪光灯一片一片的时候呀~~(其他照片我就不贴了,艺术节的视频光盘也早不知道扔哪去了。)嘿嘿,如果我生个女儿,我就甩给她看看她娘我当年的照片,然后扯起我骄傲又虚伪的脸,用气音淡定地和她说:“别看你娘现在老成这副尊荣,要知道我当初也有过颁奖完了台下会有隔壁邻国的高丽棒子叔叔们呐喊着我的名字,然后冲上来和造型怪异的我合影的时候……” 不过话说当时那些棒子叔叔可真不咋地,扯着我的裙子合影也就算了,居然还妄想把我抱起来轮流来个托举合照……真是囧透了。所以说,珍惜生命,远离棒子!

同学们,伟大的“☭”教导我们说,囧囧更健康!

时间不早了,大家被我雷完,请收拾一下掉得满地的牙齿和鸡皮疙瘩,洗洗早点睡吧……

如此物价,怎能消费?

昨日凌晨9时许,俺爹把俺从床上挖起来:“走,置办年货去!”

事实上是这样的,俺爹是伟大的灵魂工程师一枚,工资不多福利却还不错,去年十一系里大手笔发了一张家乐福的购物卡,面值两千。我一早筹划着怎么把这张小卡消费掉!脑袋里幻想着2000块的毛爷爷能换来多少食粮填满我的肚腑啊……想到就觉得满足,so,这张小小的购物卡里装满了我大大的梦想。

废话不多说,下楼,正好赶上家乐福的免费班车,招手即停,片腿就上。

20分钟,国展家乐福店矗立眼前。

家乐福里摩肩接踵,人头攒动。

到处都漂浮着北京人民采办年货的热情……

我挤在人堆儿里,对应接不暇的物价频频咋舌:

36块钱一盒的牛尾,啧啧,颇有AKL的风范

我买了牛尾牛柳牛扒和牛肉馅,约合100块人民币,啧啧,咋舌。

我买了一盒4小包装4种口味的冰激凌,26圆,啧啧,咋舌。

我买了一盒8小包装的榛仁味伴侣,15圆,啧啧,咋舌。

我买了树上熟木瓜,台农芒果,3个苹果,4个梨,约合50圆人民币,啧啧,咋舌。

我拿了心爱的栗子味的汤圆,26圆!一看旁边有13块稍微低档点的,赶紧撒手换上便宜的,心里暗喜,这不就等于打了5折?

我看着心爱的榴莲要卖14.5一斤,咋舌,没敢下手。

我也想吃的健康,可看到一颗有机生菜14块,一盒有机荷兰豆17块,咋舌,没敢下手。

我买了打折的洗发水,买了加送量的雀巢咖啡,买了现时抢购的烤鸡腿,抓了一把开心果,车子在一点点的被装满,心情一点点的down下去……这物价,许是疯了……我除了咋舌,更觉无语。

好,一结账,一购物车的东西幻化成3大塑胶袋1大购物袋的各种生活必须及非必须物品。花去了卡上三分之一强的数儿——八百多。

遥想04年回国,我还为和我爹去一次超市就要花掉200多块毛爷爷而矫情不已,现在,看着这惊人的物价,我不再矫情,我只剩下欲哭无泪。

我想到了AKL,圣诞节前的采买大约也能折合成这么多的人民币。可……那是西方列强统治下物价虽高工资也高的蛮夷之地……这可是伟大文明古国的古都北京……我身边的同学都还挣着3000-5000块的工资,这一车800块让我觉得我无比的罪恶。我更想到了上周见的全职服事神的谭姊妹一个月工资只有1600块,我和我爹过个年,花掉了人家半个月的工资……我更觉得无比沉重。

打车回来的路上,我沉默不语,快到家的时候随口问了问我爹,旁边的楼盘均价多少?

爹曰:“一万几吧……”

的哥曰:“一万几?开玩笑呢?这都得两万多!”

我哭笑不得:“我再努力工作十年能攒出个首期么?”

的哥曰:“悬!现在房子都镶金边儿了……”

………………………………

小时候我懂人为什么要过年,因为过年可以吃好的喝好的,肆无忌惮的熬夜,张着手管长辈要压岁钱。

前几年我不懂人为什么要过年,因为不过年我也照样可以吃好的喝好的,肆无忌惮的熬夜,虽然我已经没了压岁钱。

现在,2010年的虎年春节,我突然又懂了人为什么要过年。活在这么个城市,总得给自己一个理由去消费一下,奢侈一下,卸下伪装犒劳自己一下,不是么?否则人活着还有什么大劲儿有什么奔头呢?不是么?

虎年春节的前夕,我立下如此宏愿,如果2年内月薪不能过万,我还是滚回我的AKL老巢去吧,因为在这个城市,若非如此,我已然消费不起了……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 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华 的殿中,直到永远。

Continue reading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最近。。。

最近的生活有点乱,确切的说,是秩序大乱。从新融入一种文化,势必要经历的一段混乱。

首先我开始认真修改简历,怀揣的希望一天天的挂在网上东投西递。梦想很简单,在这个曾经属于我的城市从新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可现实却是毫无头绪且茫然无措,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我还需要努力拼搏和上下求索。

其次,生活中确实出现了这样那样的人,我开始从新的考虑我该建立的圈子。想要在一个城市生存下去,圈子很重要,这个圈子里的人的素质决定了你的生存质量。当然我这个说话很不属灵也很消极,可事实上在这个越来越欲望横流的古老城市,我看到的是越来越像东京越来越像LA,而北京的味道在胡同被不断拆掉和高楼瞬间拔地而起中一天天减少。那一日我从国贸钻出地铁环然四顾,不由的叹息。这是我印象中的国贸嘛?这是我记忆里的北京么?显然不是……当北京已经不再是四合院和下象棋的老大爷的北京的时候,老北京的那一套圈子已经离我远去了……而我也开始思索,建立怎样一个圈子以便让我重新融入这个陌生的城市呢?暂时我还没有结论。

教会,我固定去了一间。里面的人学历高得令人咋舌——清一水的北大人大,坐在他们当中我渺小的好像母牛身边的狗尾草。但是教会的气氛我还是爱的,有那么点让我回忆起在全备福音堂的日子。只是这一次我不再是教会里唯一的二十岁,这一次我身边坐满了渴慕神的年轻人。

还有,就是出现了新的选择。我有时候真想神趴在我耳边跟我说,到底该怎么在这些似是而非的选择题中选出正确的。可我知道,神的旨意是要去寻求才能得到的,这样重大的抉择,不经过长久的祷告和交托,答案是不会走到我面前。可我只希望这一切能快点结束,我每天一早晨起来想到要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就觉得崩溃,想到还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做的时候就抓狂……我的神,我深愿你的旨意成全,也愿你早日向我显明你的心意……请你告诉我,我这只脚该迈向哪个方向,我的心将要归向何处?请你,悄悄的讲给我听好吗?

最近。。太多的选择。。太多的未知。。。

我能抓住的只有神的应许,也只有这应许是永恒不变的吧……

11\01\2010 泰山行 Part 2

书接上回

这张是我在缆车上照的,其实就是想拍一拍泰山的盘山道。我们就是在这条路上一路盘上来的,坐车的时候我想起了小时候做的“疯狂老鼠”感觉总是在要冲出路的尽头的时候,屁股一扭,就来个大转弯。

下了缆车一路信步走去就到了鼎鼎大名的南天门,南天门下面的石阶就是让人胆寒的十八盘。好吧,我承认我是懦“妇”,闻“盘”丧胆,这样高的山路,用望的就好了,实在不必勉强自己穿得像只狗熊一样笨重的手脚并用爬上来。

此乃闻者心惊爬者胆寒的泰山十八盘。我来去经过这里的时候都见到有人气喘吁吁的爬上来,看着真是不由的不佩服。想着自己如果真的去爬,总会落得像癞皮狗一样瘫倒在地任人拳打脚踢也躺倒不动的情形就够了——为了不丢脸,宁愿坐索道。

南天门上来大路向上蜿蜒,信步的爬上石阶,遥看天街在望。泰山上能见度还是好的,迎着光照出来的照片总是眯着眼睛,而从照片后面的景色也可以很清楚的发现,这泰山从半山腰开始整个被一层厚重的污染物覆盖住,而那一层厚被之上,确是难得一见的万里“青”空。向上看,蓝的心惊,向下看,脏得发指。天街上零零散散的是一些生意显然不怎么样的商家。菜价看过去吓人,不过在这天寒地冻随时有封山可能的地方总不能抱怨什么了。货物都是挑山工一担一担的从山脚下铁腿挑上来的,一碗面不卖你个三五十怎么赚得回本儿来?

冬日的泰山上一片肃杀,不久前落过的雪被仔细的扫到街边,石阶被冻得冰冷又坚硬。枯枝在寒风中刷刷的抖着,只有常青的松柏在一片干涩的景象中润出一抹抹深绿——除此以外就不外乎是红色的砖墙和背景里在中国少见的蓝天了。

西天门一眼望得到头的石阶让我已经爬得分外气馁了。照片我特意挑了张站着的贴上来,其他的无外是坐着的。我一路爬一路无耻的叫嚣——照相时能坐着就不站着,我要保持体力!悄悄看照片上后面拿着香的同志们,sky说很多人都是从山脚下拿着香一路的爬将上来以示虔诚。且不谈论信仰的对错,单是基督教不用特意大老远的爬上来上香我就要大叫哈利路亚了!不过也可能因为这救恩来的太容易太便宜了,才令很多人根本就不珍惜。

题跑的有点远,扯回到游记上来。

泰山上大抵都是这样的景色,枯枝、苍松翠柏、和掩映着的大大小小的庙宇。来泰山前我没有像以前一样做足功课,这一次是两眼一抹黑的上来的。由于没有任何前期准备,我脑子里能想起来的片段无非是泰山封禅、一览众山小、无字碑等尽人皆知的景象。至于这些带着浓郁宗教色彩的建筑由于信仰的关系,反而引不起我巨大的兴趣,一路爬爬、歇歇、照照、再爬爬、再歇歇、再照照,西神门也就走过去了。

看到远处的缆车架子了么,一路走来其实并不很远,后面还有大段大段的路程等着我走过……

西神门的牌子下面我抬眼望上去,一条飞机云刮破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