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蜜

花了一天做的柚子茶,精疲力尽……文章明天补上

已预订的朋友本周可以陆续拿到,只是我小罐子有限,各位好心的大哥大姐能否拿到蜜后倒腾一下还我罐子?合作者,本人愿意提供本产品无限续杯服务。

正文开始

当年的京城可不像现如今,南方来的果子并不多见,柚子对于广大人民群众来说还真是新鲜玩意儿。初尝柚子正值小女年纪上青黄不接的时代,愤世嫉俗且脾气暴躁,看着这圆滚滚黄澄澄的厚皮果子还真不知道如何下嘴。扒开烂棉絮般的果皮,里面露出干不呲咧丝毫引不起食欲的果肉,咬牙尝了一口。呸!酸、苦、涩,没有一点好味道。陈家有女初长成的年代,小女颇爱甜食,恨不得吃巧克力都得蘸白糖,这苦涩的果儿实在不对胃口,浅尝一口便束之高阁,最终看着这价格不菲的果子变干、腐烂,最后只能垃圾桶的干活。

诚如上文所讲,这人世间许多人与事都属于再见钟情的范畴,时隔多年再尝柚子,真真的惊为天人。与柚子的第二次亲密接触是在我出国前的几天,课堂上一男带来头颅大小的柚子颇为豪气大家分而食之,与人争抢才能吃到的果子甚觉美味。还想再吃?抱歉,一个柚子班里后排十几个人齐分享,下手晚的吃的慢的绝吃不到第二块——饮恨。饶是这样偷食还是被巡楼的班主任从后窗窥见,语文课上对那男呵斥道:“不可以带吃的来学校你难道不知?”

Continue reading “柚子蜜”

不能拥抱的爱情

2009年12月27日,我窝在床上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剪刀手爱德华》,看之前我悄悄的不顾剧透的爬上网阅读影评,我知道这悲剧爱情向来不是我的菜,但是海报上Johnny Depp的忧郁又勾魂摄魄的眼神还是让我叹息着泪水涟涟的看完了整个故事。

片子是一位垂垂老妪慈祥的给孙女讲着雪花的故事,那漫天飘散的雪花是她那倾尽永生却不能相抱的爱人奔乱的思念。片子结尾从高耸的城堡喷射而出的雪花迷湿了我的双眼,那一片片雪花皆为苦涩的爱恋,雪花润湿了我的眼眶,涟涟的泪水浸染了我的脸颊……

我曾经想,如果我是爱德华,我是宁愿发明家来不及给我装上一双正常的手,还是来不及给我一颗会切切的爱人的心?想了又想,我寻不出答案。

他不能明白是非对错,他不能知道为什么捡来的钱不能送给他心爱的人,他不清楚为什么人情淡漠,世态炎凉。但他知道他可以为他所珍爱的人不计后果的付出,无论代价如何,义无反顾。诚如Depp随时带着惊恐却如此平静单纯的眼神,他用一颗赤诚的真心想换的不过是她千娇百媚的一个微笑。

有一种爱情叫做可以让我付出,就足够了。

“Hold me……”爱人如是说

爱德华单纯又忧郁的眼神投射出一双随时伤人随时令人毙命的冰冷铁手。整个表情有张力到像一个旋转于天地间瑰丽气泡,“啵”的一声,碎掉了,了无痕迹……爱情究竟在何时破碎的?是从他无意划破她手掌开始?亦或是他被紧锁在警报鸣响的房间开始?答案无人知晓。既然命运注定破碎,那为爱所做的一切挣扎无非都是作茧自缚,画地为牢。

“I Can’t” 他只能哀伤的如实答。

屏幕上注定不能拥抱的爱情,充满了残缺。可屏幕下可以拥抱的我,却一次次和爱情失之交臂,究竟,是谁,离悲剧更接近一步?是只能用雪花表达思念拥有一双剪刀手的爱德华,还是连雪花都不会雕刻拥有一颗残缺的心的我?

故事的结局里,他在古堡内用思念雕刻着她的样子,她在山下过着平常人的日子。一声叹息的爱情的唯一的结局不是生离就是死别,怎样都是痛,怎样都是破碎,现实割得爱情满目疮痍,留下的只是漫天的雪花轻舞着不可说的爱情……

再见钟情

许多人或者事,都是第一次碰见嗤之以鼻,而再次见面的时候会爱上……

2009年的倒数第三天我在家里安静的度过,收拾屋子,做菜,陪老爸看勾魂摄魄的Vitas演唱会,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我记得我每一年的岁末都无外乎要回首看自己这一年走过的路,今年不例外的回首,却没有发现任何回忆,许多本应该历历在目的事情,现在却抓破头也想不出来……我这是怎么了?今年春节怎么过的?今年情人节怎么过的?我的生日怎么过的?今年女王生日怎么过的?我无一例外的忘记了,只有平安夜的那一晚印象颇为深刻,其实我是在废话,才过去5天的事情,如果忘了,实在是应该去看看脑子是不是有病。

这一次的回首,我对我的2009嗤之以鼻。原来我在09年除了痴长起来的5斤肥肉以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可再回首,记忆中却又闪出一切奇异的片段,再次的相遇,让很多事和人变得异彩纷呈起来。

YSL的Baby Doll我曾遗失过一瓶在广州。遗失的时候不曾想念,已经周街都是的东西并不值得我去特别想念。今年临走前我去DFS买东西,无意中喷了一点在手腕和颈项上,夜晚我闻着它的味道,做了个甜蜜的美梦。再相见,我离不开它,于是乎跑去DFS搬回一百毫升,出门必点缀一点Baby Doll……我可以没有首饰,但却不能没有它的味道。它的味道,属于再见钟情……

回国伊始见了一个存在于记忆里的人,十几年的回忆哗啦啦啦的翻开,他比记忆中沉稳,比记忆中干净,比记忆中有思想。变化得令我惊叹。其实我本是不愿去见一个记忆里的人,一方面怕他破坏了我的美好回忆,另一方面怕十几年后面目全非的我也污染了他的记忆。我宁愿他对我的印象只停留在一个清纯、瘦小、又文艺气息的我,我实在不忍去破坏那一段单纯的记忆……只是,既然见了,就一切顺其自然吧。再次见面,感慨万千。对他的感情,属于再见钟情,但流于欣赏,止于爱慕。我知道,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再回头的。

小的时候我是个蓝色少女,尽管母亲很喜欢为我穿上红色的衣裳,我却鄙夷的觉得那艳俗的红色只会污染我的气质。我不喜欢大红色、粉红色、或者酒红色,我觉得那热烈的色彩是不适合我忧伤的心情……然,多年后的我,圣诞夜穿起了一条红色的裙子,衣柜里多了几件红色的衣裳。回想少女时光,那的的确确是矫揉造作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再见红色,我钟情于它热烈的色彩,沉溺于它奔放的性格。红色属于天凉好个秋里枫叶的颜色……

09年的年尾,回忆是一段又一段的再见钟情,是什么在改变?我想,改变的不是他们,而是我……

给我两只铁脚吧

我觉得我纯属是自找的。

今天约了甜甜去人大附近的一个教会,我统共就走去地铁,下了地铁走去人大,再走去双安再从双安走回地铁,再下了地铁走回家,加起来可能走了一共1个小时……双脚居然各磨出拇指肚大的血泡来……

谁叫我买来买去鞋子一双比一双高……谁叫我没有一双走路的平底鞋……谁叫我是个矮子……谁叫我专门喜欢买矮子乐的高跟鞋……谁叫我忘了这是鞋子是用来走路而不是用来踩油门的北京……谁叫我自己给自己找别扭……

问题是,24号的圣诞节……我要穿着高跟鞋踩着我双脚的大血泡去站在寒风里排队么?不然怎样?我可没勇气再去逛街再去买一双平底的鞋子了……上帝啊,请让我的血泡在3天内愈合吧,虽然我现在走路一瘸一拐,但请看在我真心想去敬拜的份上,赐我一双铁脚铁腿吧!

PS:

今天充分的领略到什么叫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回家就累得躺下了,醒来老爸难得的做好了饭。我先喝了3大碗汤(我是个嗜汤如命的人),结果发现我的上膛被滚热的汤烫出了一个大泡……

呃……怎么要来的都一起来呢?!

oooO ↘┏━┓ ↙ Oooo
( 踩)→┃你┃ ←(死 )
\ ( →┃√┃ ← ) /
\_)↗┗━┛ ↖(_/

疾病斗争史

28号清晨6点自和Sky & Mon一别之后,我在家里宅了十几天。

一个原因是因为生病,另一个原因是怕冷,还有就是懒惰和恐惧。楼下满大街的狗屎让我恐惧,前面的人随时“啊呸”吐出来的飞痰让我恐惧,在地铁里人挤人人踩人紧紧的贴住别人不知道多久没洗的外套被逼无奈的闻着别人的体味更让我恐惧……所以我选择宅在我小小的家里,与世隔绝,慢慢的独自养病,任谁叫我也不出去。

这一场小病来的及时,在我光荣的完成了陪吃陪玩陪娱乐的三陪任务后才让我病倒下来,咽炎大人算是给我面子的了。我吭哧吭哧的咳了十多天,期间鼻涕长流过一周左右,本小姐经过处不是带起一阵香风,而是留下无数面巾纸,颇为尴尬……所幸的是,我一直没发烧,否则我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H1N1了。

我在和病魔独自搏斗,拒绝打针吃药的抗了一个礼拜,我满以为靠着我顽强的意志品质和强健的体魄应付这点小病绰绰有余,可事实上,咽炎先生非但赖下不走,居然还让空空的咳嗽声音渐渐往肺里面走……一天半夜我吭哧吭哧的咳醒了,然后吐了一口满含血腥味的口水。我害怕了……这是漫天烟雾缭绕的北京,而不是美丽无菌的AKL,意志品质是斗不过黄金葡萄球菌的,我乖乖的开始吃抗生素。头孢XX给它按时吞下肚,连吃了两天,咽炎先生终是住腻了,懒洋洋的开始收拾东西退房。这一两天只是时不常的回来收拾下未完全清空的临时住所,我小咳一下,基本算是痊愈了。

抗生素和维生素别看就差了一个字,可效用可差得远。我每晚都按时进食维生素和钙片,那是为健康,也绝无副作用。可抗生素就不同,你请他来充当黑面神赶走赖着不走的咽炎,他就要你付上代价,你想吃免费的午餐?那得看天上肯不肯给你下馅饼雨。吃抗生素的两日我一路狂咳,一路狂吐。清粥咸菜吐得个干干净净,吐完了趴在床上苟延残喘。维生素出马确实一个顶俩,可他也捎带手的搞垮了我的胃,功过相抵。

时至今日,我为期十天的和疾病的斗争史基本宣告结束。伟大的人民再一次的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我已经身怀了祖国的抗体,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将一步步的逐渐适应这肮脏的空气,进而成为一名对抗感冒和各种疾病的女斗士!

飞翔吧,雪莉!

伴娘裙

伴娘服

这件伴娘服是我自己挑的,感谢MON的宽宏大量,无限制的忍耐让我挑。

原来我以为我不会喜欢纱质的裙子,只是这一款腰封的地方销售小姐给我一勒再勒,勒到我又回到少女般苗条的腰身,不知道怎么就心动了,不知道怎么就非它不可了。

小姐给我狠命勒的时候我脑子里浮现出泰坦尼克号那个女仆给女主角穿裙子的画面,我和她差的只是那一根床柱子而已,我屏住气,全身用力,勒到我不能呼吸,细腰出来了,我终是满意了……女人为了芊芊细腰竟然可以让这么一件衣服束缚到自己窒息,我原本以为我不是这么虚浮的人,但事实上,我太高估了我自己。

这裙子的颜色本来是浅香槟色,但我总觉得肉色的衣服远远望去像没穿衣服,其实我也知道这纯属心理阴影,可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无比的排斥。色卡上选了又选,想到做伴娘的无非就是粉红、浅蓝、鹅黄……我就随便挑了个粉红色。成衣出来我就后悔了,这件礼服看上去实在是太可爱了点,我现在满衣柜的大地色服装和这件粉红色系的礼服相去甚远……呃……我实在是有装嫩的嫌疑。不过既然是这样,那就让我在25岁的高龄最后粉嫩一把吧,请各位不要笑话我……

————————————————————————————————————————

PS一下

MON和我在这家订制了一件绣和(中式女生礼服,非常美丽)一件中式男装,和这件伴娘裙。国内的物价还真是低,3件衣服才3636CNY,和NZ一件礼服的价格相若。

MON的绣和

绣和

深白网站:http://www.mydeepwhite.com/

近期要结婚的同志们可以杀过去看看,价格实惠衣服质量好……

我暂时是用不到了……

上当受骗记

每次回北京不上个当受个骗仿佛就跟没来过北京一样

我有试过在大街上被人可怜巴巴的拦住说是要做个市场调查,大热的天,我实在不忍心看他泗脖子汗流的苦苦哀求我,就跟着去了。结果七拐八绕把我带进一家黑心美容院,脑门上被涂了黑黑的一层东西后被骗走30大洋的保护费才放我出来。

我还试过被偷钱包(未遂)被偷手机,被人挤得差点摔到地上去……这些都不说了,总之次次回国我都会把警戒线调到最高点——坐地铁包包夹在用胳膊胸前,买东西货比三家,没事绝不随便冲人微笑随便和人打招呼,连陌生人和我讲话我都防了又防。

17号到上海直至今日已经将近2个礼拜。刚下飞机我和MON都无比的客气,后来发现客气和有礼貌这一招在国内并不吃香。说“请问”会换来白眼,说谢谢顶多换来冷淡的一声“嗯”。在上海的两日我试过被出租汽车司机拒载,被司机漫天要价,被服务员用上海话暗骂,更试过在上海排队吃生煎包被旁边的大爷气定神闲的肘击我的太阳穴,害的我当时很想用我得咖喱汤泼他的裤子。几天下来,小姐就被逼变悍妇,我在这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变得日复一日的凶悍了起来。

到了北京自己的地盘,我放开我的喉咙飙起京片子来,也可能因为是地头蛇的关系,被骗被击打的次数日渐减少。那一日陪MON夫妻俩个去颐和园,排队洗手的时候一个台湾女人很霸道的过来插队,我白她一眼说:“您排队好么?”她居然给我扔下一句:“你们这里不都不排队么?”MON马上回她一句:“那你就学着排队好了!”台湾女人被我们的气势吓跑,我俩相视苦笑。果然环境锻炼人,我们都已经开始适应国内拥挤又嘈嘈杂杂的复杂生存环境了。

就在我以为我不会再被骗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又不大不小的上了一当。那天走过商场旁边看到一溜的地摊。有个写着神州行充话费买100送100的小摊子。我脑袋里转了转,想想也不会被骗呀,我看着他充,充完我自己查费不就好了?鬼使神差的就把手机交了过去,5分钟过后我才知道自己犯了傻。

充的花费根本就不是移动的花费,是个不知道什么鬼公司的,每次要打电话先要预拨一个号码,再等那个号码回复过来再拨打电话,也就是说我每次都要先把电话号码记在纸上写下来,再照着拨,不单只麻烦,对方还看不到我的电话。虽然话费便宜,可是短信和套餐费用却都是不能扣的。等于我自己花了100块钱买了200块的单打出话费……呃,我真是疯了,200块我猴年马月才能打得完?

最后我总结出来了,在国内千万不要抱着贪小便宜的念头,否则很有可能会吃大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