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恶的移动硬盘整理时间

今天清理移动硬盘。

我承认我手贱,打开了一个装满了古旧EMAIL的文件夹。然后看到俺和俺娘的一些往来书信,我没心没肺的开始泪如泉涌。好多事吧,禁不起回忆也禁不起推敲,还是忘了的好。我愤怒的按下DEL键,幻想着这是把一封封泛黄的信纸付之一炬。咔嚓一声,不愉快的回忆消失殆尽!颇有壮士一去兮的味道~~呜呼悲哉!

然后吧,再整理下去,我发现了以上的照片。

幸亏那时候虚荣心作祟把BBS的网页另存为了,否则这些照片早就找不到了。哎呦,想当年我也有过往AT2台上一亮相,台底下闪光灯一片一片的时候呀~~(其他照片我就不贴了,艺术节的视频光盘也早不知道扔哪去了。)嘿嘿,如果我生个女儿,我就甩给她看看她娘我当年的照片,然后扯起我骄傲又虚伪的脸,用气音淡定地和她说:“别看你娘现在老成这副尊荣,要知道我当初也有过颁奖完了台下会有隔壁邻国的高丽棒子叔叔们呐喊着我的名字,然后冲上来和造型怪异的我合影的时候……” 不过话说当时那些棒子叔叔可真不咋地,扯着我的裙子合影也就算了,居然还妄想把我抱起来轮流来个托举合照……真是囧透了。所以说,珍惜生命,远离棒子!

同学们,伟大的“☭”教导我们说,囧囧更健康!

时间不早了,大家被我雷完,请收拾一下掉得满地的牙齿和鸡皮疙瘩,洗洗早点睡吧……

再见钟情

许多人或者事,都是第一次碰见嗤之以鼻,而再次见面的时候会爱上……

2009年的倒数第三天我在家里安静的度过,收拾屋子,做菜,陪老爸看勾魂摄魄的Vitas演唱会,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我记得我每一年的岁末都无外乎要回首看自己这一年走过的路,今年不例外的回首,却没有发现任何回忆,许多本应该历历在目的事情,现在却抓破头也想不出来……我这是怎么了?今年春节怎么过的?今年情人节怎么过的?我的生日怎么过的?今年女王生日怎么过的?我无一例外的忘记了,只有平安夜的那一晚印象颇为深刻,其实我是在废话,才过去5天的事情,如果忘了,实在是应该去看看脑子是不是有病。

这一次的回首,我对我的2009嗤之以鼻。原来我在09年除了痴长起来的5斤肥肉以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可再回首,记忆中却又闪出一切奇异的片段,再次的相遇,让很多事和人变得异彩纷呈起来。

YSL的Baby Doll我曾遗失过一瓶在广州。遗失的时候不曾想念,已经周街都是的东西并不值得我去特别想念。今年临走前我去DFS买东西,无意中喷了一点在手腕和颈项上,夜晚我闻着它的味道,做了个甜蜜的美梦。再相见,我离不开它,于是乎跑去DFS搬回一百毫升,出门必点缀一点Baby Doll……我可以没有首饰,但却不能没有它的味道。它的味道,属于再见钟情……

回国伊始见了一个存在于记忆里的人,十几年的回忆哗啦啦啦的翻开,他比记忆中沉稳,比记忆中干净,比记忆中有思想。变化得令我惊叹。其实我本是不愿去见一个记忆里的人,一方面怕他破坏了我的美好回忆,另一方面怕十几年后面目全非的我也污染了他的记忆。我宁愿他对我的印象只停留在一个清纯、瘦小、又文艺气息的我,我实在不忍去破坏那一段单纯的记忆……只是,既然见了,就一切顺其自然吧。再次见面,感慨万千。对他的感情,属于再见钟情,但流于欣赏,止于爱慕。我知道,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再回头的。

小的时候我是个蓝色少女,尽管母亲很喜欢为我穿上红色的衣裳,我却鄙夷的觉得那艳俗的红色只会污染我的气质。我不喜欢大红色、粉红色、或者酒红色,我觉得那热烈的色彩是不适合我忧伤的心情……然,多年后的我,圣诞夜穿起了一条红色的裙子,衣柜里多了几件红色的衣裳。回想少女时光,那的的确确是矫揉造作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再见红色,我钟情于它热烈的色彩,沉溺于它奔放的性格。红色属于天凉好个秋里枫叶的颜色……

09年的年尾,回忆是一段又一段的再见钟情,是什么在改变?我想,改变的不是他们,而是我……

黄外套

看到他的那一日我正深陷无数公司烂帐和我的作业中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因着一直在做服务性行业,我每天都不断的见着形形色色的人,高昂的、激动的、羞涩的、不善言谈的,我习惯性的用客人的口音,发型或者性格记住每一个客人,而对他的第一印象竟是那一袭毛绒绒黄澄澄的外套,而外套里的人儿是那样的纳纳不能成言。他走到我外间同事的办公桌前面坐下,迟疑了半分钟才开口低低的问一些事。当时我正埋首理帐谁有空去管他,只隐约的听他操着台湾口音问着类似:“附近有没有可以租车的地方?有没有租房的地方……”的问题。我心下迟疑,哪会有客人问类似这样的问题?他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但这样的念头不过一闪而过,我又回到我的烂帐里打混,再抬头的时候,他起身道谢静静的退了出去。

我起身去倒水,顺便问问外面的同事:“他干嘛啦?”

Continue reading “黄外套”

记忆里桃子的味道

1999年的8月,是我在南京度过的唯一的夏天。犹记得那一年的夏日特别的闷热又漫长,南方闷得让人抓狂的天气生生夺去了我的胃口,幸而上帝创造了桃子这种水果,是它陪着我度过一日又一日热得看不到尽头的生活,5个一斤的桃子,我一天吃2斤,省却了早中晚三餐,彻彻底底的做了一枚水果人。那年的夏天,在南京的还有我一个表哥加一个表弟,因着我不吃饭而狂啃桃子的热情,表弟像授予博士学位一样的授予了我“桃子公主”的美誉,这位表弟现在是工程师一枚,显然他在年幼的时候也没有文学想象力,否则我想他会从桃子联想到猴子然后再赋予我美猴王之类的名字……虽然我和猴子有着相同的爱好,但是我确实很讨厌猴子……

Continue reading “记忆里桃子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