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

清晨五点半的福州路,渐次的繁华吵闹起来,瘦嶙嶙的窄街上有环卫工人拖着长扫帚扫着落叶,嗤拉嗤拉的划过梦的边际,就这样,我醒了。

天空先是一抹蟹壳青,然后似有人用水彩淡淡的划出渐层的西瓜红,天色极其水润清透,整个上海就沉在清晨的薄雾下,慢慢睁开了眼睛。

起来吧,反正也是无事可做,炉子上烧着水,汩汩的沸腾着,喧闹的水蒸气缭绕在厨房里,一壶滚烫的红茶沏上,丢了柠檬片下去,满室清香。另一炉火上煎着太阳蛋和烟肉,面包烤到恰到好处。丰盛的早餐使饥饿的胃得到了饱足,整个人似泡在热水里,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听的见。打着饱嗝,手机闹铃响起……

NNNNNNNNNNNNNNNND,如果不是要去参加考试,这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XXXXXXXXXXX(此处略去一百字脏话)

END

1月的日子

新年,很多愿望,说白了,就是很多欲望。
昨天的年会,没喝多,却心情很烂,太多太多话想说,但是却咽回去,不想说也不想听。看着别人活色生香的觥筹交错,噗哧一乐,挺有意思的,折腾吧你们就折腾吧~之前我不也一样?现在属于半超脱状态,和你们是一伙么?其实不算的!
2012年我送了自己4条水晶手链,和李公子一起从ZYY处买来的,按周姐的话说,打了个狠折!给力的狠折让我欲罢不能的连连出手,现在每天带着海蓝宝和月光石,美得不行。

伪女强人生涯

清晨7:40,第一波闹钟响起,愤怒的按下,翻身继续睡。

8:00,第二波闹钟狂暴的吼叫,愤怒的按下,睁眼,发呆10分钟,起床。

洗脸、刷牙、擦香香,粉底、眼影、睫毛膏……一大杯水喝下去,大踏步出门去也。

此时时针指向8:50分。

9:30,一日忙碌的由钱换命的生涯开始。幸运的时候,楼下买个面包早晨起来有时间吃掉,不幸的时候?厚厚,一个早晨连杯水都没时间喝。

中午,幸运的时候可以吃顿饱饭。不幸的时候?厚厚,一个半小时吃小半碗面条,你能有好胃口?

下午,四处忙碌,到处奔波。时针指向7:30。

加班的日子不好过,晚饭?别想了!眼皮?打架了!意志品质?被高层次的磨练了!!

晚上10点到12点不等,拖着疲惫的身躯沉重的脚步,死狗一样的回家。

摸黑进屋,隔壁老爸早已沉睡……洗澡……看着镜子里赤裸的日益清减的身体,唉声叹气。

洗刷完毕,进屋,擦香香,脸一贴枕头,和周公约会去也……时针指向凌晨1点……

梦?还是和工作有关!人物?你认为呢?

自是——夜阑卧听风吹雨,各路同事入梦来……

母亲的勇气

这是奥美广告为台湾大众银行拍的系列广告”不平凡的平凡人“系列的第一支,叫《母亲的勇气》——这个广告脚本来自于一个真实故事:描述一位台湾母亲,首次远离家乡到陌生的国度,一句英语与西班牙语都不会说,只希望能为在委内瑞拉刚生产完的女儿烹煮鸡汤。她不仅独自搭乘飞机三天,甚至还经过多次的转机,充份展现坚韧、勇敢,以及伟大的母爱,也正是典型台湾平凡大众的不平凡写照。

春节过去了,你是否也离开自己的母亲千里万里,是否不能回去陪她一起过个春节?又或者即使在一个城市都很少去看看她,打个电话问候她?无论怎样,我们都该感谢这个带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女人……母爱恐怕是来自人的最真挚最可贵最无私的爱了吧(仅次于神的爱)

看完短片,给母亲打个电话吧,即便说不出妈妈我爱你,即便说不出妈妈我感谢你,单单一个电话就能让这个最爱你的女人知道你惦记着她,还想着她……作为一个妈妈,只要她们的儿女平安健康快乐,她们恐怕就没有更多的要求了……

链接请点击——母亲的勇气

如此物价,怎能消费?

昨日凌晨9时许,俺爹把俺从床上挖起来:“走,置办年货去!”

事实上是这样的,俺爹是伟大的灵魂工程师一枚,工资不多福利却还不错,去年十一系里大手笔发了一张家乐福的购物卡,面值两千。我一早筹划着怎么把这张小卡消费掉!脑袋里幻想着2000块的毛爷爷能换来多少食粮填满我的肚腑啊……想到就觉得满足,so,这张小小的购物卡里装满了我大大的梦想。

废话不多说,下楼,正好赶上家乐福的免费班车,招手即停,片腿就上。

20分钟,国展家乐福店矗立眼前。

家乐福里摩肩接踵,人头攒动。

到处都漂浮着北京人民采办年货的热情……

我挤在人堆儿里,对应接不暇的物价频频咋舌:

36块钱一盒的牛尾,啧啧,颇有AKL的风范

我买了牛尾牛柳牛扒和牛肉馅,约合100块人民币,啧啧,咋舌。

我买了一盒4小包装4种口味的冰激凌,26圆,啧啧,咋舌。

我买了一盒8小包装的榛仁味伴侣,15圆,啧啧,咋舌。

我买了树上熟木瓜,台农芒果,3个苹果,4个梨,约合50圆人民币,啧啧,咋舌。

我拿了心爱的栗子味的汤圆,26圆!一看旁边有13块稍微低档点的,赶紧撒手换上便宜的,心里暗喜,这不就等于打了5折?

我看着心爱的榴莲要卖14.5一斤,咋舌,没敢下手。

我也想吃的健康,可看到一颗有机生菜14块,一盒有机荷兰豆17块,咋舌,没敢下手。

我买了打折的洗发水,买了加送量的雀巢咖啡,买了现时抢购的烤鸡腿,抓了一把开心果,车子在一点点的被装满,心情一点点的down下去……这物价,许是疯了……我除了咋舌,更觉无语。

好,一结账,一购物车的东西幻化成3大塑胶袋1大购物袋的各种生活必须及非必须物品。花去了卡上三分之一强的数儿——八百多。

遥想04年回国,我还为和我爹去一次超市就要花掉200多块毛爷爷而矫情不已,现在,看着这惊人的物价,我不再矫情,我只剩下欲哭无泪。

我想到了AKL,圣诞节前的采买大约也能折合成这么多的人民币。可……那是西方列强统治下物价虽高工资也高的蛮夷之地……这可是伟大文明古国的古都北京……我身边的同学都还挣着3000-5000块的工资,这一车800块让我觉得我无比的罪恶。我更想到了上周见的全职服事神的谭姊妹一个月工资只有1600块,我和我爹过个年,花掉了人家半个月的工资……我更觉得无比沉重。

打车回来的路上,我沉默不语,快到家的时候随口问了问我爹,旁边的楼盘均价多少?

爹曰:“一万几吧……”

的哥曰:“一万几?开玩笑呢?这都得两万多!”

我哭笑不得:“我再努力工作十年能攒出个首期么?”

的哥曰:“悬!现在房子都镶金边儿了……”

………………………………

小时候我懂人为什么要过年,因为过年可以吃好的喝好的,肆无忌惮的熬夜,张着手管长辈要压岁钱。

前几年我不懂人为什么要过年,因为不过年我也照样可以吃好的喝好的,肆无忌惮的熬夜,虽然我已经没了压岁钱。

现在,2010年的虎年春节,我突然又懂了人为什么要过年。活在这么个城市,总得给自己一个理由去消费一下,奢侈一下,卸下伪装犒劳自己一下,不是么?否则人活着还有什么大劲儿有什么奔头呢?不是么?

虎年春节的前夕,我立下如此宏愿,如果2年内月薪不能过万,我还是滚回我的AKL老巢去吧,因为在这个城市,若非如此,我已然消费不起了……

最近。。。

最近的生活有点乱,确切的说,是秩序大乱。从新融入一种文化,势必要经历的一段混乱。

首先我开始认真修改简历,怀揣的希望一天天的挂在网上东投西递。梦想很简单,在这个曾经属于我的城市从新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可现实却是毫无头绪且茫然无措,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我还需要努力拼搏和上下求索。

其次,生活中确实出现了这样那样的人,我开始从新的考虑我该建立的圈子。想要在一个城市生存下去,圈子很重要,这个圈子里的人的素质决定了你的生存质量。当然我这个说话很不属灵也很消极,可事实上在这个越来越欲望横流的古老城市,我看到的是越来越像东京越来越像LA,而北京的味道在胡同被不断拆掉和高楼瞬间拔地而起中一天天减少。那一日我从国贸钻出地铁环然四顾,不由的叹息。这是我印象中的国贸嘛?这是我记忆里的北京么?显然不是……当北京已经不再是四合院和下象棋的老大爷的北京的时候,老北京的那一套圈子已经离我远去了……而我也开始思索,建立怎样一个圈子以便让我重新融入这个陌生的城市呢?暂时我还没有结论。

教会,我固定去了一间。里面的人学历高得令人咋舌——清一水的北大人大,坐在他们当中我渺小的好像母牛身边的狗尾草。但是教会的气氛我还是爱的,有那么点让我回忆起在全备福音堂的日子。只是这一次我不再是教会里唯一的二十岁,这一次我身边坐满了渴慕神的年轻人。

还有,就是出现了新的选择。我有时候真想神趴在我耳边跟我说,到底该怎么在这些似是而非的选择题中选出正确的。可我知道,神的旨意是要去寻求才能得到的,这样重大的抉择,不经过长久的祷告和交托,答案是不会走到我面前。可我只希望这一切能快点结束,我每天一早晨起来想到要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就觉得崩溃,想到还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做的时候就抓狂……我的神,我深愿你的旨意成全,也愿你早日向我显明你的心意……请你告诉我,我这只脚该迈向哪个方向,我的心将要归向何处?请你,悄悄的讲给我听好吗?

最近。。太多的选择。。太多的未知。。。

我能抓住的只有神的应许,也只有这应许是永恒不变的吧……

白狗身上肿

上帝的创造多么奇妙,每一片雪花都是6个角,却各有不同的形状。每次看到我都觉得真是神迹!

江山一笼统,

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

白狗身上肿。

每次下雪我都想起这首打油诗

今天的雪飘了整整一天一夜,印象中北京是没下过这么深这么厚的雪的。脚踩下去雪会咯吱咯吱的作响,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如果不是一步一滑,我真想飞奔起来。

我很想拍出很美的光和影,可惜技术有限不说我还一直冻得手抖。晚上的照片基本上没法看。

雪有多大,我没拍出来,总之是我见过最壮观的。整个北京城都好像洗过一场泡泡浴,可爱极了……

泡泡浴泡泡浴,多么可爱的泡泡浴!

据说今晚会雪停,可是明天一早会大风降温。可爱的雪届时会变成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