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条Georg Jensen

初初认识Georg Jensen还是个穷鬼学生,一日在互联网上肆意流连,无意间发现了这个低调却让我喜爱的牌子,其实爱就是爱了,没有什么独特的理由,只是偏爱它并不繁复的设计,浏览了一遍又一遍官网后,心魔就此种下一发不可收拾。Georg Jensen是丹麦著名设计师,1935年死后被誉为近300年来最伟大的银匠,他设计的很多银器一直在被丹麦王室所使用,它并不像很多珠宝大牌一样的张扬炫目,有的只是古朴的斯坎迪纳维亚风格和内敛又美丽的灵魂。

2012年的1月,摆脱了学生时期的穷困,我第一次有能力下手自己一直钟爱的Georg Jensen,第一条链子就是2011年复刻版的传承系列,不想过多的介绍,只是看到就觉得应该是属于自己的,慌忙的下了单,第二天下午传承就乖乖的躺在我的胸口了。其实这种感觉很奇妙,是你的就是你的,不用去追寻它也不会跑掉。

看,这就是我的Georg Jensen,水么?

【Georg Jensen官网请猛击】——>http://www.georgjensen.com.cn/

新年。2012

很久不写日记了,上一篇,还是6月时,半年多过去了,我的世界又何止是那么一点点的变化?也许什么都没变,变得只是我的心境……工作上,已经不那么坚持了,如果还有不快乐和过多的欲望和追求,那么请它们留在2011好了,我的2011过的不怎么好,既然是不好,那么还是快点过去的好。

2012开年的第一天我就病了,鼻涕一个劲的流,发烧头痛,原来新年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向我慢慢的展开的,如果是这样,希望2012是否极泰来的一年。2011的最后一天我是在TJ家过的,20多个TEAM C的组员,年轻的,张扬的,开心的一张张脸,突然觉得年轻真好,有时间重复又重复的去犯错和改正,可我已经没有足够多的时间了,即使我的人生没怎么犯错……2011的最后几分钟我笑着对人说:“去年是在广州跨年,今年是上海,明年说什么也要回去北京了……”是啊,2012,我已经28岁了,不能再在外面漂泊着了,再怎么说,也要回家去安定下来了。28,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一个年纪,直到2012年我才切实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是快30岁的人了。30……除了事业,一事无成。没有家庭,没有孩子,我曾经以为,曾经向往的生活,在27岁的那一年根本没有出现。事业“有成”又怎样?这不是我渴望的呀?!这不是我回来这片故土的目的呀!2年了,我到底在做什么呀?我这样问着我自己,可我根本答不出,错过太多,失去太多,只希望2012给我机会,让我有可能弥补回来,只是弥补就已经够了……

一直到今天才有力气爬起来做一些自己的事,屋子乱七八糟,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回京了,一切都毫无头绪,连行李都是摊开来摆在地上,什么都没做,一切都等着我去理清楚,包括思绪……可我呢?只是转过头不去看就当这一切不存在了。我像只鸵鸟,埋首沙中以为这个世界的混乱根本不存在,可笑,不是么?

下午5点,吃了一顿下午茶,是中午下去买的“红宝石”的栗子蛋糕。TJ说我家楼下有很多大众点评上5星级的店铺,他说的时候脸上流光溢彩的都是骄傲。是啦是啦,谢谢你,我的朋友,因为有你这座城市总算是开心了一些,不那么?说回栗子蛋糕,上面厚厚的一层鲜奶油,像重重的一个拳头打在我的胃上,虽然好吃,但不知道为什么吃了好难过,没一会就吐了。吐了也好,我不用担心它变成厚厚的臀部脂肪团腻在我的身上,李先生要我减肥,我已经爱答不理的减了半个月了,配合着中药,小腹平了,是时候要对付大腿和PP了……

李先生1号回家过年,上午莫名其妙的又吵了一架,对,一如既往的是我在吵,他在拼命转移话题。我大哭,他说发泄发泄就好了,他说,你只是要发泄……我承认,我脾气太坏,你说的对,工作闹的。肝火旺的毛病中药一直吃也不见效,看来还是得调整自己的心境。因为病,我独自在家用拍痧板大力疏通心经和包心经,结果打出两大片惨不忍睹的淤血来,痧像喷一样的出来……我负气的丢开拍痧板,大睡了一场,我的身体一直在和我闹别扭,真的,何必这么多欲望和执着,Shelly,看看镜子里的自己,都憔悴成什么样了?值得么?真要等青春一去不返的时候才去对着你赚来的浮华去哭么?不值得的……2号在家吃自己做的三明治,晚上素素的吃了一大盆上海小青菜,老不吃素菜怎么行?一顿素菜结结实实的吃下去,觉得舒服了,起码是心理上。3号呢?如开篇所说,没收拾屋子,什么都没做,闲晃着就过去了……3天的假期就这么过了……

突然觉得工作是如此无趣的一件事,周围朝夕相处的人儿突然变得语言乏味面目可憎起来,我不想见他们,不想见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更不想听他们在背后数落我的种种不是当面却依旧热络的敷衍得密不透风。这一切,太过于让人厌倦……于是乎我选择逃开了,出逃到隔绝了信号的海岛,幻想那是阡陌交通的结庐人境,漂在海上扮浮尸一样的舒展开手脚,那万千烦恼便和鱼儿一起沉到了海底。

客座演出

这一趟游历,路途颇为遥远,坐着大铁鸟从一个城市疲倦的流浪到另一个城市,脚步一直未曾停歇。

北京——福州——厦门——广州——深圳——广州——上海,一连串的跑马观花的客座演出——主角永远不是我,我的职责最多不过是友情客串。旅途是如此的另人疲惫,我早已丢却了半年前对出差的期待,换上了对新城市新地方新人的深深厌倦……我不想再打起精神来疲于应付着这样那样的人,费心读着别人这样那样的眼神,察言观色的见机行事……最近睡眠不好,常常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床上清晨醒来,大睁着双眼打量四围,无非是家徒四壁的感觉。空屋、空床、空荡荡的心,好久不见的快乐,是不是被我不经意遗忘在之前的某座城市了?因着对一人独处的恐惧,我开始对同事无比的依恋,恋着他们带我去吃饭,恋着他们带我去按摩,恋着他们陪我去逛街,只要不是一个人就好……只要不是一个人就好……

广州。二次邂逅

从厦门飞抵广州,神臂女超人一样的拖着一只箱子,一只提包,一只伴随我走南闯北的厚重古旧电脑,走出机场时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我终是再临了羊城。穿惯了的高跟鞋嗑哒磕哒的击打着地板,我昂首挺胸,不怕!我有什么好怕?上次来已经可以面对了,这一次,想必更加不可怕。

曾住过一个半月的城市,往事如云卷云舒翻涌而至,有时候街角一转就遇见了回忆。回忆如风险,不怕多不怕高,只怕不可控。酒店的床上,乱梦一宿,那人,那地,那时,我曾经的年少轻狂,都飘落了。

2010年最后一夜,记忆变得模糊,我想有时候我只是不想面对,不想记得,不想自己可能会脆弱。2010最后的几日,人变得像残破的纸片,轻轻一折就碎掉了。压力大得每呼吸一次都会觉得痛,都会觉得要崩溃,都会觉得想从楼顶纵身一跃。我曾傻乎乎的以为自己可以不要求公平,不要求结果,然,我错了,我还是要的。只是觉悟得未免太晚,我终是将自己推向了近乎绝望的边缘。无论如何,都在自己一个人苦撑,无论如何,都在独自挣扎。如果这是劫数,sorry,雪莉,你在劫难逃……

此事无解

上海。五临

再来本人上海学聪明了,自行挑选并入住了淮海东路云南南路交界的锦江之星。出差久了,慢慢磨出了经验,锦江之星房间干净,隔音好,床褥更是无敌的好睡,办了会员卡还可以打八折,自然是出差旅游不二之选。第一次来上海住锦江之星,居然兴奋到去问前台服务员锦江的床是哪个牌子的哪里订做的,服务员答不出个所以然,我讪讪的一笑,热爱之情,溢于言表。再临三临,锦江之星从没让人失望过,不禁开始佩服起老板会做生意。

7月第一次来,算到这次已经是第五次了,上海变得可爱且熟悉起来。好吃软糯的菜品,宜人的气候,不愧是宜居的城市。抛却了幼年对北京上海孰优孰劣的争执,上海竟第一次的在我眼里变得流连忘返了起来。

闲话

中秋假期的第一日便是正日子口

难得赋闲在家,不曾打理堆积如山的衣物,想到要将大批夏日的薄衫洗净收起,又将厚重的秋冬装拿出熨平就烦;因为烦,所以干脆不做,吃吃喝喝睡睡,闲散终日,大乐。

夜,坐在电脑前有一搭无一搭的看《杜拉拉》电影版,一面大力的将厚重的凡士林涂了一脚,白乎乎油腻腻,又用保鲜膜包住了,毕竟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永葆青春;

面膜在脸上拍拍贴贴,算做是补水,也算对得起自己,我的要求,向来不高。

杜拉拉拍得果然搞笑,如此幼稚的职场读物还被当下白领青年奉为“圣经”?不知他们怎么想。同为行政,电影里完全感受不出我平日工作的气氛。幸得自己回国之初没有非要一头扎进外企,外表是光鲜了,用了5年才爬到自己要的位置,笨,且慢。现在的工作,累是累得紧,可薪资待遇、工作机遇,绝非一般外企可比;成长得速度嘛,自然是迅速许多。人生有时就是这样,不轻易的选择,撞大运似的选对了,痛并快乐着。

都市夜归人

又是周五,一个月了,第一个在北京过的周五夜晚。

惯例,加班到9点半,回头时,整栋写字楼已经灭灯到一片漆黑。心情,洗净铅华般的沉静。漫步在陌生的熟悉城市,街头三三两两的人,各自迈着归家的脚步,或仓促或散乱,微风过处,树影散乱,凌乱的心情,是否也飘散在空气中?

雪莉,你累了么?可否记得2001年挽着箱子去国还乡的惆怅?可否记得2007年毕业时的狂喜?可否记得2008年泪洒机场时的悲戚?又可否记得那一次次的恋爱,一个个爱过的人?

上周再去广州时,你还记得他么?离开他,你没后悔过,至今也不后悔!只是再临这座你发誓这辈子不想再临的城市,你为何还是会觉得难过?被骗过,被伤害过,落水般无奈的心情突然袭上心头,躲避不及是多么惶恐的事情?

睡吧,絮絮的说,又有谁能懂得那份惆怅的心情,失去的不过是岁月,而岁月,还有大把,足够蹉跎和失败的。有什么事不能从新来过?

西游记

2010年的8月,用了半个月在路上行走。可悲的是,游历了4个城市,兜转了半个中国,并非旅游,而是出差。

临行前我和徒儿们讲:师兄此次远行是为降妖除魔取得真经而归,我不在期间,尔等尚需努力,切要保护好师父,勿念勿念!

而后猴哥我自是扎紧虎皮裙、收好金箍棒,脚踏着一朵名唤“波音”的祥云一路千里万里的绝尘而去。

8月13号空降上海:魔都就是魔都,热得猴儿我抓耳挠腮丧尽了体力。和小妖们缠斗多日,最后是谁败下阵来还不得而知,日后自有分晓。

8月19日空降武汉:顶着39度的高温,挥汗如雨。很想去 看看MON的父母,无奈时间太赶,连晚饭都顾不得吃就一路杀将去也。

同晚搭上最晚一班“祥云”空投至深圳:深圳好地方,吃喝玩乐每每唤起我对AKL的回忆。天蓝蓝,海风吹,还有巨肥无比的烧鸭烧肉叉烧打牙祭。临行前的早晨我点了西多士和热鸳鸯……AKL的记忆奔涌而至,眼泪差点掉在奶茶杯子里。

8月15日上午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的飞抵成都:和上两次一样,辣得我日日和马桶厮磨许久,一面新员工培训,一面手捧肚子心里暗骂这个无辣不欢的城市!

这厢猴头我在四处拼命,那厢师弟们在京齐声大叫:师兄啊,快回来吧,我们想你啦~~猴儿我真是热泪盈眶:我也很想念你们呦~~

昨日成都大暴雨,淋得我浑身湿透,突然很想念秋高气爽的北京——是时候回去啦!

逃…

今天逃掉了,逃掉了去上班,和任何人都没有交代。然,可以任性不上班不代表就可以任性不工作,每隔一小段时间,电话总会响起,即便是想睡个安稳的午觉,也不可得。

毕竟这是我选择的工作,我选择的人生,不这样,还能怎样?

一天什么都没干,在床上腻来腻去,傍晚去久违的菜场买菜,出来的时候看到免费测体脂肪的地方,站上熟悉的磅秤,屏幕上跳出44.3KG的字样,体脂肪为17.1;我笑了一下,离开AKL的时候最后一次测还是51.3……历史上体重的最高点和现在仅次于大学第一年41KG的体重,7KG的赘肉,何时离我而去的?不得而知……测试的大姐好心提醒我,不能再瘦下去了哦,要增强营养!我笑笑说好~心下却想:鬼知道怎么才能有时间去增加那莫名的营养?

没有余力去伤悲,晚上做了糖醋排骨、清炒丝瓜,冬瓜丸子汤慰劳自己的身体。消耗了生命中的一小时煮来颇丰的晚餐,换来的却是毫无胃口。

生命中很多曾经无比重视的东西都消失了……

多久了?没和除同事以外的人去吃一顿饭了?

多久了?小七离职了我都不知道?

多久了?没和妈妈通一个电话?

多久了?没陪老父吃一顿亲手烹制的晚餐?

多久了?梦里面除了同事和工作不再有其他事物?

多久了?多久没看过电影?没买过一件衣服?没做个面膜好好疼爱自己了?

这是我要的生活么?这是我追求的未来?

是否,需要换种活法,让自己能,快乐一点?